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共同关注
失败的“熊工作”计划
更新日期:
2019-01-22
阅读:
3614
评论:
0
字号:加大 / 缩小

                     

                            摘自《书报文摘》


惊天计划

 

前苏联的一九三七年和一九三八年可谓凶险!随着斯大林开展的“大清洗运动”步步深入,不少高级军官被逮捕和枪毙(更不要说平民了)!

随着不断恶化的局面与大批人员被关进集中营的现实,苏联国内已开始出现大面积的人人自危现象。为保性命,苏联公民偷越出境的事件日渐增多,他们相继偷越国境逃至中国东北。在这些出逃人员中,不仅有苏联中下级军官佛伦特少校等人,甚至还有让人震惊的留西柯夫大将!

留西柯夫的职务全称是“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远东地区部长”,他的军衔是大将,也就是说留西柯夫大将是秘密警察(克格勃)远东地区最高负责人!

西柯夫大将出逃后,苏联表面上故作镇静,而且他们还在公开场合若无其事的否认这一事件,但实际上苏联高层已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留西柯夫逃到中国东北后,他给日本人带来了一个重要情报,原来苏联在其远东地区集结有几十万红军和一千多架军机,准备待日本对华战争中消耗了大部力量后,苏联就打算进攻日本!西柯夫提供的情报使日本陆军大吃一惊,给他们造成了一次不亚于一场突发的大海啸!

日军在一九三八年六月底以前,他们在朝鲜和满洲的兵力只有九个师团,另有两个师团在国内,其余二十三个师团部署在对华战场上,倘若此时苏对日开战,日本将是螳臂当车!

根据留西柯夫提供的情报,日陆军首脑们立即着手制定计划,他们绞尽脑汁盘算出了一个造成苏联内部局势大乱的方案,以达到苏联难以再战的目的!这个方案就是刺杀斯大林的惊天“熊计划”

“熊计划”的主要制定者是日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的对苏谋略专家斯波行雄中佐、日本驻德国武官冈边熊四郎少将、关东军司令部情报课宇多川达也中佐等人,其中宇多川达也中佐负责执行这一计划。

同年八月,宇多川达也中佐的手下长谷部太郎少佐从哈尔滨带来七名俄国人,其中就有留西柯夫,还有一人是阿列克谢、瓦尔斯基,他也是高层叛逃者。阿列克谢、瓦尔斯基的老婆和孩子在惨烈地“大清洗”运动中均遭逮捕,很可能已被处决了,每当提到斯大林时,他脸上立即会浮现出憎恶的表情,另外五人则来自哈尔滨白俄“俄国爱国主义者同盟”。

七名叛逃者被带到长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后,他们立即与日军官开始研究具体实施的暗杀计划。

留西柯夫曾是黑海地区内务部首长,他十分了解斯大林的行踪,斯大林的父亲是1890年1月25日去世的,安葬在格鲁吉亚的哥里。从1930年起,每隔三年斯大林必在父忌辰那天回哥里扫墓,1939的忌日斯大林也一定会去。

由大雪冰封的莫斯科过来的斯大林每次扫完墓后,他都会去风景宜人的疗养胜地索契住上几天,这已经是老规矩了……斯大林在索契的活动之一便是每天下午2点至5点到距别墅4公里的马釆斯塔温泉去泡澡,斯大林当然不会与人民一起“共此凉热”,无论是避暑还是躲寒他都有自己的行宫专用浴室。

专用浴室门前站着两名贴身卫士,被允许进入浴室的只有浴室服务员和按摩师,另外从前大厅和后面工作人员休息室通往专用浴室通道上,还站有两名武装卫士。

在有专用浴室的那幢房子里,长长的通道上还有12间较小的浴室,这是供苏联政治局委员使用的,但是在斯大林驾临之前,这些浴室均要被关闭。

曾经去过马采斯塔温泉的西柯夫当时就发现了如此严密的警卫也有不周之处,如温泉使用过的水通过下水道流入附近的河里,但到了晚上,随着温泉的用水量减少,下水道的水只有膝盖深,人可以爬着进去。而在下水道的上方一角有个一人宽的铁栅栏盖子,厨房地板的污水便是通过这盖子扫进下水道的,厨房与专用浴室的锅炉房近在咫尺!留西柯夫当时就发现了这个重大的防卫破绽,但他并没有说出来。

斯波、冈边、宇多等日本军官与留西柯夫等人一起设计了袭击方案,其计划是在斯大林到达浴室的前一晚上,暗杀小队人员陆续进入下水道,然后一个人骑在另一人的肩膀将上方的铁栅盖打开进入厨房,上去的那个人再用绳索将其他人一一拉上去,七名成员全部到位后,立即转入有专用浴室那幢房子的锅炉房里隐藏起来。

锅炉房最里面平时只有两名锅炉工,等他们第二天早上来上班时立即将其捆绑,此后只要有热气热水供应,外面的人就不会发现锅炉房里有异常,斯大林2点进浴室后,已换上锅炉工衣服的两名杀手3点整接近站在通道上的卫士并迅速干掉他们,另外5名暗杀成员则直奔专用浴室完成暗杀任务。

“熊工作”计划制定好后,根据西柯夫提供的详细图纸,日本关东军还在长春专门搭建了有专用浴室的房间,模拟出马釆斯塔温泉的现场环境,七名暗杀成员在此反复进行了训练。

                                          计划失败

 

      “满洲国”外交部的日本顾问西野忠为七名暗杀成员办理了前往意大利的护照和签证,他们使用的假居住证明和假身份证件是由斯波中佐让登户的陆军科学研究所伪造的。

1938年12月,长谷部少佐带领暗杀小队乘“亚洲丸”离开大连港,次年1月14日,该船抵达意大利那不勒斯港。日军参谋本部第二部为“支持乌克兰独立运动”而派到德国的竹中广一少佐和日本驻意大利陆军助理武官大野华少佐到港迎接。

大野在那不勒斯的土耳其领事馆,已经办好了加上竹中在内的9人去土耳其的入境签证,他们于1月19日到达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迎接一行人的是日陆军驻土耳其武官有仓道雄少佐。

在制定“熊计划”时,冈边少将就力主非法进入苏联,冈边估计留西柯夫叛逃引发的震动余波仍在,如走正常渠道,他担心入境审查时留西柯夫可能就会暴露。

从地图上看,进入索契最近的外国是土耳其。几名日本军官开始商量,能不能在伊斯坦布尔包租一条船,利用夜间偷偷在索契附近的海岸登陆?但这样行动将不得不暴露给包租船上的土耳其船员,而且还有被苏、土两国巡逻艇发现的危险,最终决定放弃从海上潜入而考虑从陆上潜入的路线。

有仓道雄此前向土耳其参谋总部的朋友那里探询得知,土耳其与苏联之间横亘着险峻的高加索山脉,两国只是在黑海沿岸有一点平地,苏方对那里的平地部分防守严密,而他们利用山脉为天然屏障,在山区的防守薄弱,所设哨所很少,巡逻次数也不多。

从伊斯坦布尔乘船到阿尔哈比港,再转乘汽车就可以到离土苏边境20公里的一个山区小镇博尔加,这里有一条叫作乔鲁河的河流,河流通过博尔加流向苏境内,从巴统的南面注入黑海。

乔鲁河的两岸都是徒峭的悬崖,河床上滚满了巨石,当地居住的亚美尼亚人说:难走的只有前面五公里,越接近俄边境河床越平坦,从博尔加沿河岸走到边境步行约需八个小时,过了边境就是巴统了。而从巴统到索契有300公里左右,那里有公路也有铁路直达。

一行人辗转到了博尔加小镇上,日本人与俄国人分开住在几家小旅店里,后者还扮成亚美尼亚人的模样,他们倒没引起什么人注意。次日,竹中广一、长谷部太郎两名少佐与七个俄国人在土苏边境分手。

当暗杀小组成员进入苏境内时,还未等他们涉过乔鲁河,早已埋伏在这里的苏边防部队立即开火,此时只见弹如雨下,小组成员当场被打死三人,留西柯夫和另三名暗杀成员不得不狼狈地逃回土方境内。

谁都未料到从土耳其参谋总部得到的情报如此不准确,计划潜入的这个地点原本不但未设哨所,就是苏联边防军平时巡逻的概率也是很小很小,想不到他们竟会在这里设下埋伏,来个守株待兔,可见苏联情报工作了得!

此事件后,日本参谋本部进行调查,认定有一个代号为“莱欧”的苏联情报人员混在五名白俄中,是他向苏方作了密报。

1939年1月29日,英国《新闻记事报》的一条消息报道说,据苏塔斯社报道,格鲁吉亚共和国边防部队宣布:本月25日击毙了三名从土耳其偷越国境的人,从尸体上发现了手枪、手榴弹和详细的地图,这些人是受法西斯支持的托洛茨基分子,他们的目的是要暗杀在索契的斯大林总书记,但我边防部队事先获得了这个计划,因而我军能击毙敌人。”同时,苏外交人民委员会委员长李维诺夫向土耳其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说土耳其正在成为反苏基地。

代号“莱欧”的苏联情报人员得以混进据称日本陆军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国际性谋略活动“熊计划”中,显示出在日本大体量的情报战中存在着相当程度乃至致命的疏漏。

 

 摘自《书报文摘》

发稿人
发表人: 肖京宁
地区: 四川省成都市
现状: 国家公职人员
年龄段:中年
参军时间:1970 年 11月
原/现所在部队:
职位: 战士
电子邮箱: 2290027701
电话: 15902808429
腾讯QQ号: 2290027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