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共同关注
转载——拉萨平叛中的解放军159团
发表人:肖京宁  更新日期:2017-06-30  阅读:22902   评论 0   字号:加大 / 缩小


X

      1959年3月20日凌晨3时40分,拉萨武装叛乱的枪声打响了。步枪、机枪和炮声雨点般地响起来,道道弹光划破了黑暗的天空,拉萨变成了战场,叛匪们用不义的炮声亵渎了这个佛教圣地。
  这天凌晨3时多,解放军一五九团九连前往拉萨河南岸牛尾山执勤时,与叛匪遭遇。敌人先向该连猛烈射击。罗布林卡的叛乱武装向一五五团团部驻地射击。布达拉宫的叛匪在侧翼的阵地上向军区司令部开炮,炮弹打在军区大院内,炸毁了司令部作战处和军区大礼堂的一角。叛匪在拉萨西郊同时向我青拉汽车运输站进攻。
  民兵团传来了情况:西郊青拉汽车站已打退了叛匪的几次进攻,击毙击伤一部分叛匪,我无一伤亡。大家听了这个消息都很高兴,这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鼓舞。这时从大昭寺的南侧向我们的碉堡打来了子弹,我们命令民兵回敬他们。我们的机枪叫起来了,对方哑了。
  当时西藏工委、西藏军区的领导同志认真分析了形势,认为西藏叛乱集团已发动了全局性的武装叛乱,全面撕毁了《十七条协议》,破坏了祖国的统一,现已迫使解放军不得不进行自卫反击。
  解放军当时在拉萨只有2个团12个连,不过1000多人,而盘踞在拉萨市内的叛匪却有10000多人,10倍于我,但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我军久经考验,能攻善守,完全有能力消灭叛匪。西藏军区将此情况立即报告中央,建议3月20日10时对其进行反击,同时拟定了一个作战方案,首先攻打药王山(在布达拉宫 的西南面,当中只隔了一条公路),夺取瞰制军区大院的制高点;第二步拿下罗布林卡,捣毁叛军司令部,然后再解决盘踞在市区的叛乱武装。为了保护文物,对布达拉宫、大昭寺采取围而不打,开展政治攻势,迫使其投降的方针。
  驻拉萨人民解放军3月20日10时开始进行自卫反击。一五九团一部在炮兵团的炮火支援下,首先攻打药王山,仅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拔掉了瞰制军区指挥机关的叛匪据点,切断了拉萨市内同罗布林卡叛乱分子的联系。不久,拉萨市内的枪声也响起来了。民兵团部通知我们,解放军往哪里打炮打枪,我们就往哪里打枪,配合解放军作战。当天下午,解放军攻占了罗布林卡,捣毁了他们的指挥中心,歼灭了叛乱分子的主力。第二天凌晨3点钟左右,解放军对拉萨市区的叛匪已形成合围,包围了大昭寺、小昭寺、木鹿寺、恩珠仓等处叛匪。
  3月21日早上8点多钟,我在三楼的碉堡里观察情况,忽然看到大昭寺内有人用一根杆子举起了一条白哈达,寺内叛匪向解放军投降了。同志们欢呼起来,这天上午10时,我们邮电局的民兵和流窜过来的叛匪打了一小仗。被包围在布达拉宫的叛匪见大势已去,在我解放军的军事、政治攻势下,退出布达拉宫,纷纷缴械投降。解放军继续搜索残匪,不少藏族群众向解放军报告有残匪活动的地方。我们有些基干民兵也随解放军一起到周围贵族的宅子里去搜索隐藏的叛匪,向他们用藏语喊话,命令他们缴械投降。这些叛匪已是惊弓之鸟,一个个地举起枪来投降。经过两个昼夜的战斗,我们终于取得平叛的胜利。
  这次平叛战斗在广大藏族人民和爱国僧侣的支持下,消灭了拉萨市的叛乱武装,歼灭叛匪5300多名,缴获各种枪支1万多支,轻重机枪180余挺,山炮及八二迫击炮近40门,炮弹2万余发,子弹1000万余发,打掉了西藏武装叛乱的指挥中心,拉萨平叛斗争宣告结束。
郭志显回忆159团拉萨平叛
老团长郭志显说起了他进藏时的一段经历: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我8先后处受伤,腿部和腰部是重伤,因战斗频繁,医疗条件差,有两粒子弹还留在身上。在重庆医院治疗中,把腿部的一粒子弹来了,腰部一粒子弹卡在断裂腰脊椎里,无法取出,医生只好用钢筋固定,长期套着石膏背心,两个多月后,我坚决要求两院,回到部队。军首长说,你刚出院,伤还没有好彻底,留下来,后方也需要人。我坚决要求进西藏,我说,这是全国大陆未解放的最后一个地区了,我年轻,恢复也快。在我软磨死缠下,终于同意我的要求,就把我调到西藏军区后方司令部,陈明义参谋长任司令员,他派我到骑兵支队当参谋长。到任后,我们就经昌都地区去青海筹买马匹,训练骑兵,清剿小股土匪。1953年6月,我奉命进藏到155团任团长,1957年元月调159团任团长(兼团党委书记),该团属原53师建制,53师撤销后,属军区机动部队,甲种团编制,还配装甲、喷火分队,战斗力强,驻防在拉萨东郊蔡公堂白宝。该团奉命调一营守卫军区机关,并担负营房建设任务。另两个营和团直属警通、炮兵、汽车、装甲、喷火等分队在团驻地执行战备训练、营房建设等任务。
郭团长调该团任职时,我是团司令部打字员。1957年“反右”斗争,他为了保密,要我同他住在一起,在他客厅里工作,亲历老团长一手抓战备一手抓营房建设,任务是异常艰巨的。战备训练,一是军事训练,以射击、战术和适应性训练为重点。郭团长把适应性训练放在前位,他强调,为适应战斗需要,走得动,打得赢,各营连狠抓吃饭、走路、语言和射击、投弹训练,他把这五大本事,叫做“五关”。一是吃饭关。他认为西藏作战的特点是叛乱武装机动性强,我部队脱离公路,无法补给,学会藏族人民的生活习惯至关重要。他在全团带头喝酥油、吃糌粑,大部分官兵开始闻到酥油味就要呕吐,他要各单位在糌粑面里放白糖,用酥油炸油条,炸面饼,晒、烤牛肉干,要求在一个星期内不管是连队还是机关人人要过吃饭关。二是走路关。主要是练跑步、练爬山,练夜间行军。无论是连队还是机关,每天早操不是野外跑5公里,就是登山。团部门前有座独立小山,成了我们的天然训练场,每逢1、3、5练登山,郭团长带着团里领导,早早就爬到山顶上鼓动,检查各单位爬山情况,团里作训军务部门都有登记,一是爬山时间,二是爬山人数,三是爬山速度,周末由团长讲评。三是语言关。要求每人都要学会几句藏语。他常讲,在藏区作战,语言不能,就是聋子、瞎子,就是哑巴,特别是小分队行动,不会说几句藏语,就要挨打、受饿,就走不动路。群工部门把一些常用藏语用藏汉两种文字,打印成册,人手一本,各连派人到团里短期轮训,然后回连队当小教员,每周进行小测验。四是射击关,五是投弹关。这是军人的看家本领,团里主要是进行特殊条件下的训练,如雨、雪天气和夜间训练,结合战术练遭遇战反袭击训练。一边施工,一边搞战备训练,政治工作搞忆苦思甜,进行战前动员。后勤部门搞保障,几乎每天都牛羊肉吃,部队情结特别高涨。从1957年起,上级不断有敌情通报,主要是康巴以恩珠仓、工布扎西、夏格、郎加多吉、甲马桑为首的川、康、甘、滇等几股叛乱分子,他们从1956年就先后流窜西藏,在外国敌特分子支持下,同西藏地方上层反动集团相勾结,在西藏招兵,扩大反动武装装备,有长短枪和无后座力炮,大刀等武器,有乘马、驮马,机动性强,战术、技术训练有素,善打伏击,快速反应强,每人胸挂护身符,凶残成性,在拉萨成立“四水之岗”反动组织,妄称要把西藏分裂出去,建立“大西藏国”。从1955年以来,他们就在昌都、拉萨等地沿公路,对守桥分队、道班、兵站以及执行任务的汽车分队乃至医疗队进行袭击,抢夺藏族群众财物和牲畜,强奸妇女,强迫藏族青壮年参加叛乱武装,严重干扰了西藏社会秩序和人民的生活秩序。在中央军委意图下,西藏军区从1958年8月开始进行平息叛乱的部署,命令159团和155团部队,对拉萨至林芝至扎木公路两侧的叛乱武装进行清剿。在此期间获悉“卫教军”司令恩珠仓、工布扎西带领1000余名叛乱分子,从山南哲古出发前往南木林甘登青柯寺取藏军储备的武器弹药,军区命令159、155团在308炮团协同下,把恩珠仓、工布扎西这股叛乱武装歼灭在雅鲁藏布江以北地区。郭团长受命后,立即率二营配属机炮连400余人乘车沿青藏公路向卡拉山方向前进。在战前动员时,要我留守,在我再三要求下,团长批准我随指挥所行动,任务是负责携带、保管地图战场统计。当汽车行驶到达孜县一渡口,部队下车在达孜县附近横渡拉萨河。拉萨河发源于念青唐古拉山南麓嘉黎县彭措拉沟,全长495公里,从车经西流入雅鲁藏布江,中下游最大2830流量立方米/秒。此处河面较宽,但主河道水流很急,团长要我上马坐在他的身背后,过完河后,部队沿郭拉山麓而上,夜幕降临时,部队原地休息,搭灶野餐后,连夜爬山。卡拉山脉高达4200多米子,部队越爬越吃力,遍山都是人,有的在艰难往上爬,有的站着、有的坐着喘粗气,军官们来回走动巡查、喊话,因为高寒缺氧,不准坐下,更不准躺下。我背了一只冲锋枪,三步一歇,两步一喘,实在喘不上气就取下军用水壶喝一口水,只感到头重脚轻,心里闷得慌。这时郭团长骑着马从后边赶上来,不由分说就把我的枪抓了过去,还要我抓住他的马尾巴上山。只听他的乘马忽哧忽哧喘粗气,艰难地一蹬一蹬地往山上爬,快到拂晓,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垭口,我松开马尾走了几步,摔倒在一个战士身上,只见他嘴里全是白沫,他已经断气了……到了山的反斜面,战士们有的往山下滚去,有的坐在背包上往山下滑行。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把两眼一闭,抱住枪就往山下滚去。部队快到村庄附近,前面羊日嘎方向枪声响起来了。郭团长命令二营长:率2个连从正面攻击,一个连在炮火掩护下沿山根从左侧翼包围喇嘛庙。战斗打了两个多小时,叛乱分子死伤10多人,30多人连人带马投降了。据俘虏口供,他们是恩珠仓的侦察队,刚到这里睡了一觉,就被你们抓住了。郭团长命令胡参谋带5名战士化装,带2名俘虏,去向恩珠仓报告“侦察情况”,其余部队原地设伏。
胡参谋等人行动3个多小时后,在一个山洼前看见一大群叛乱分子正在烧火做饭,胡参谋令战士小邓和2名俘虏前去“报信”。两名俘虏一边跑一边大喊“金珠玛米”,惊动了敌人,胡参谋等组织火力边向敌方开枪,边后撤,小邓朝喊话的俘虏开枪,他也被敌方射来的子弹击中倒下了。等大部队追上来时,叛乱分子乘马四散逃跑已无影无踪了。郭团长派副团长带6连跟踪追击了大半天,仍未发现逃敌。收拢部队在羊日嘎休整的第二天,军区电令部队返回团驻地待命。部队回返速度很快,不到天黑就赶到墨竹工卡北岸摆渡拉萨河。渡口河水宽,有3条河道,中间主河道水深,流速快,有的连队过河时被冲得人仰马翻,4边一挺重机枪连人带枪被冲走了。我和指挥所胥参谋、战士小张过完第一条河天就黑了,走过主河道时,我们一匹驮骡连人一起被冲倒了,我和小张抓紧骡子,在一河弯处才爬起来。到河中的一个沙丘上躺下,又冻又饿,衣服全湿透,夜深了,河风也大了,西藏的秋天昼夜温差大,冻得浑身发抖。开始还能说话,3人商量,不过河可能被冻坏、冻死,要过河,可能还有生路,接下来决定把骡子丢在沙丘上,3人手挽着手开始趟河。我是在沱江边长大的,有些水性,提出逆水斜上,脚底不离开河底沙石。就这样,过完主河道后,很快上了岸,摸到老百姓家的牛圈里,脱光衣服,钻进干牛粪堆里取暖,呼呼大睡起来了。一觉醒来,睁开眼,只见郭团长站在我们面前,他朝着我说:小嘎子,我还以为你们被河水冲走了呢,派人去打,只见一匹死骡子在河滩上。他用命令的口气说,快把衣服烤干,同部队乘车回团。
部队休整不到一个星期,接到军区命令,速派一个营协同155团到南木林方向,堵截恩珠仓、工布扎西去甘登青柯寺庙取武器。郭团长带着二营赶至南木林县境内的卡麦村,就截住了敌人,在155团配合下,向敌发起猛攻,敌人看我来势凶猛,边打边撤,被我部歼灭40余人,余部600余人随恩珠仓、工布扎西星夜突破155团阵地翻山北逃,绕道去甘登青柯取走了藏军武器库全部枪支弹药。郭团长一边率部队追击敌人,一边按军区命令,指令邸并政治处主任率三营赶至尼木县,围歼敌人。笔者随三营行动,部队在羊八井下车后,步行进麻江沟。九月的麻江川,下着鹅毛大雪,部队顶风冒雪走了大半天,才赶到麻江山下,开始爬山,麻江山4000多米高,天是漆黑的,道路狭窄,左边的河,右边是山崖,稍不小心,就会掉进深渊。八连一匹驮马就不慎掉下了深沟河里;行军队伍行进速度极慢,后面的人拉着前面人的背包,边打瞌睡边走,一步一步向前移动。天快拂晓总算走完了山路。到了帕古区,刚坐下,前面尖兵就被敌人发现,双方开火了,部队试图强行通过一片开阔地,被敌火力压在地上抬不起头。在我身旁躺着一名机枪手,我急忙推了他一掌,叫着:向敌人射击呀!他好像如梦初醒,向敌方猛烈射击,这时我随大家猛窜起来向前言跑去。忽听耳边“嗖”的一声,我随声倒在前面水潭里,只见我请人制做的解放帽(当时连队战士戴船形帽)在水上飘浮着,抓过一看,帽顶被打了一个洞,摸了摸头,一手都是血。我一口气跑进指挥所,医生看了说,“老天有眼,只擦破了皮,简单处理一下止血就没事了。”指挥所设在一座独立房院里,完全在敌火控制之下,大门被敌人封锁了,就在后墙根开了一门洞,进出就像老鼠钻洞一样快,快出快进。后来我和两个战士在房顶上一面观察一面向河对岸敌方打冷枪。尼木县驻地是一个主席团二十多平方公里的大坝,四面是山,三川汇一条河,河水奔流湍急,流向雅鲁藏布江,尼木河把尼木县大平地隔开分成两块,部队从帕古区方向往下压,敌人占据村庄家屋和自然沟坎进行顽抗,双方搅在一起,有的班同敌人展开肉搏,有的班排为抢占一幢房屋反复争夺。当我部队占领房屋后,又被敌人挖墙洞,用麦草烧烟熏,有的战士被活活烧死,有的战士同敌人紧紧抱在一起同归于尽,情景十分惨烈。七连一排长文绍华,刚参加华沙世界青年联谊会,返部队就参战,他刚爬上一棵柳树观察敌情,就被敌人击中胸部牺牲了,年仅26岁;八连班长胥光文被子弹打穿左手腕,因流血过多而牺牲;七连班长骆昌贵在指挥全班向敌人冲击时,被打断左腿,开黑后,我同战友刘明扬在一条水沟里寻见他,用雨衣和背包绳拉回指挥所,因伤口被水堵住,失血不多,幸免活了下来。八、九连冲到河边,被敌人阻击在南岸,敌方以重兵把守通往北岸的尼木桥,八连数次冲击,均被打了回来,死伤十余人。营部通信员阵亡了,我替他传令,通过封锁地带,敌人放排子枪一路“送”我跑到九连,向王连长传达指挥所的命令,率全连穿插到上游搭便桥到北岸,向盘踞在喇嘛庙敌指挥所攻击。4下午时许160团和155团二个连也赶到参战。恩珠仓、工布扎西丢下50多具尸体00余人向纳木湖方向逃去。第二天,各连清点人数,共伤亡80人(亡42人)。
第二天下午,郭团长带一个骑兵排赶来,见到20多名伤员和麦田里42名烈士,愤怒悲伤交织在一起,泪水滚滚而下,抓过一支冲锋枪朝天打了两个点射。向烈士默哀后,当着官兵的面,骂着:奶奶的,打的什么鸟仗!当即指示,给团里发报,马上派车到江兵站把伤员、烈士连夜运回拉萨。我被留下来同七连二排运送烈士、伤员,郭团长率八、九连赶往根朗沟方向,堵截围歼恩珠仓逃窜之敌。12日部队赶至根朗沟,在正面山头部署展开兵力,155团三个连在左侧山沟部署兵力堵口,敌人进入伏击圈后,团长一声令下,轻重武器一齐开火。一股敌人抢占了一侧小山丘,进行抵抗,一股敌人向六连阵地发起数次冲击,均被打了下去。六连副连长负重伤,梁副营长立即组织营部炊事班人员进行抵抗,不幸中弹牺牲,通信员小李把梁副营长的大沿帽戴在自己头上去背副营长,敌人瞄准大沿帽就是一枪,小李当即身亡。郭团长把大沿帽一甩,:奶奶的,炮兵给我轰!他端起冲锋枪部在部队前面去了,一片喊杀声在山谷中震荡。敌人见我来势凶猛,恩珠仓从后山逃去,追到根朗沟,敌人被155团堵住,使之腹背受敌。激战到天黑,残敌从左侧山沟逃散。经过一个多月的追歼,恩珠仓、工布扎西叛乱武装元气大伤,只剩下200余人,逃到山南地区。
11月底,部队收拢在团驻地,军区王亢参谋长率工作组到团整顿、总结,开了庆功大会。我受了团通信嘉奖,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9年3月10日,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在拉萨发动武装叛乱,公开背叛祖国,长期以来他们勾结恩珠仓、工布扎西等从康、滇、甘、青(西康、云南、甘肃、青海)流窜西藏的几股叛乱武装,从1955年以来在西藏各地进行反革命暴乱活动,遭到驻藏部队学生打击后,从1959年初开始向拉萨集结,妄图一口吃掉我军政首脑机关,实现其“西藏独立”。3月10日这天,叛乱分子有计划地制造各种混乱局势:将叛乱指挥部设在罗卜林卡,把叛乱分子编成“卫教志愿军”、“敢死队”,藏军副司令洛珠格桑,为叛乱武装总司令,指挥藏军几个代本和康巴的叛乱分子4000余人,固守罗卜林卡、布达拉宫、药王山。在其周围构筑炮兵阵地,修筑地堡、交通壕,在一些重要地域垒沙包、筑工事、设防线,让三大寺一些武装喇嘛和藏军全部进入阵地,截断青藏、康藏两条公路,藏军2代本距军区大院不到500米,用炮口、机枪封锁军区东大门,同时向军区大院打炮。3月17日,达赖喇嘛被挟持出逃,在山南公开宣布成立“逃亡政府”。之后,叛乱分子不断向青拉兵站连续进攻的同时,向外事局、人民医院等十多个单位及机关发起进攻,疯狂到了极点。3月19日,军区召开拉萨地区营以上单位主官参加的紧急会议。会上,军区最高指挥谭冠三将军(张国华司令员在内地养病)分析了拉萨地区的形势后,作了战斗部署:他宣布将拉萨部队和地方工作人员驻地划为八个防御作战区,必须作充分防御准备,坚守阵地,违信者,执行军纪;155团在西部罗卜林卡西线,阻止、歼灭西逃之敌;159团立即派出一支小分队,赶往拉萨河南岸的牛尾山,控制然巴渡河,不准敌人渡河南逃,战斗打响首先向药王山发起攻击,控制拉萨制高点,尔后协同155团歼灭罗卜林卡之敌,再向拉萨纵深扩大战果。308炮团,要以猛烈的炮火轰击药王山和罗卜林卡,以及布达拉宫周边之敌。军区警卫营及汽车团等兵力,配合主力部队歼灭拉萨市之敌。散会后,郭团长即令“吴副团长率九连迅速抢占牛尾山,封锁然马渡口;命令二营攻占药王山,二营六连保卫军区机关,其余部队随我行动。”3月20日凌晨3时40分,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开始了全面武装叛乱。拉萨市区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开始向驻拉萨的党政军、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发起全面进攻。因叛乱分子聚集了7000余人,拉萨周边陆续不断有小股敌人进入,我正规军只有1000余人,在这万分紧急的情况下,谭冠三将军根据中央军委、总参谋部的意图,果断命令:向叛乱武装实施全面攻击。他要求参战部队只能打赢,争取全胜,向毛主席、党中央汇报。在猛烈炮火袭击后,郭团长率二营,向药王山发起猛烈冲锋。四连官兵势不可挡,冲锋在前,副班长傅禄明负伤后,端着一挺轻机枪,一路扫射,最先冲上药王山山顶。20日12时,我军攻占药王山后,隔断了罗卜林卡同布达拉宫之间的联系,拉萨主要街道和重要建筑物均在控制之下。攻击部队歼灭功经林之敌后,从正面向盘踞在罗卜林卡之敌发起猛攻。155团从西北面进攻,在308团炮火支援下到今晚,彻底摧毁了叛乱武装的指挥机构,3000歼敌余人。郭团长同副团长白泉分别率部队向市区中、东部地域展开地毯式清剿,龟缩在布达拉宫雪区、大小昭寺、色拉寺之敌大部被歼,残余逃散。在向恩珠仓·工布拉两住宅攻击时,郭团长率一个参谋,两个警卫员紧跟其后,在一个巷道转弯处,同十多个叛乱分子相遇,郭团长一眼看出恩珠仓就混在其中,敌我双方都惊呆了,似乎手足都僵木了。突然,郭团长手足的冲锋枪开火了,随枪声几个叛乱分子挟着恩珠仓回头就跑,郭团长等紧追不舍,在一楼前被一股叛乱分子火力堵住了,警卫员小唐负伤,寡不敌众,只好沿石墙根后撤。正在这时,后续连队赶上来了,一举歼灭恩珠仓住宅之敌,恩珠仓跑掉了。22日9时,被包围在布达拉宫之叛乱分子数百人,在大炮对周边轰击震慑下,在强大的政治攻势面前,打出白旗,全部缴械投降了。历时两天两夜的激战,拉萨市平息反动武装叛乱的战役胜利结束。
拉萨战役结束后,部队经过短期休整,按照中央军委统一部署,在军区指挥下,郭志显率159团全体官兵向西藏叛乱分子的巢穴——山南地区进军,经过七天八夜的艰苦行军,进入山南地区,协同134师和155团、11师各一部,进入该地区剿清。按军区指令,郭团长率部队从沃卡翻山,经曲松、五门一路追歼残敌,进入曲多江大川;团骑兵侦察连在三安曲林翻越一座雪山时,二班副班长周仕荣带着掉队的战士严玉亭,他们翻过一座小山后,突然发现在沟底小坝子上有一股敌人正在烧火做饭,周仕荣要严玉亭负责掩护,他端着一挺轻机枪冲到敌人堆面前,用藏话大声喊道:缴枪不杀!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解放军喊声惊呆了,周仕荣命令他们趴在地上不准乱动,这时严玉亭端着冲锋枪从山上跑下来,把全部枪栓卸下来捆在一块背上,正在清点俘虏时,尹副连长带着战友们前来接应。经过清点,一共俘虏了93人,骡子100多匹,回到军分区,周仕荣记了二等功,严玉亭记了三等功,受到军区通报表彰。从5月初开始至10月底结束,经过半年多的搜巡、清剿,彻底歼灭了流窜、盘踞山南地区的叛乱武装,1959年7月,军委命令159团扩编成立山南军分区,任命郭志显为军分区副司令员,调南京军区学院学习。原一、二、三营分别编成独立一、二、三团,部署在中印边境600多公里的边防一线,担负着保卫祖国边疆的神圣使命。
西藏地方政府及反动上层掀起“西藏独立”的骚乱之后,全区武装叛乱形势十分严峻。拉萨成为叛乱武装的指挥中心,山南地区成为叛乱武装的“根据地”,昌都地区及黑河大部分地区除党政军工作点及主要交通线外,几乎全部为叛乱武装所控制。西藏各地的叛乱武装已具有相当规模,活动异常猖獗。由于广大农(牧)奴的人身还依附于农奴主,当农奴主发动叛乱时,常胁迫其所属农(牧)奴跟随他们叛乱。叛乱分子熟悉地形,生活简单,运动灵便,比较善于伏击和偷袭,以游击战为其主要作战形式。但因其来自不同宗和部落,作战组织混乱,加之武器装备差,因此进攻和防御能力均较差。叛乱武装没有统一的供应,到处抢劫掠夺,造成与广大群众的尖锐矛盾。
西藏的全面武装叛乱发生时,拉萨地区集的叛乱武装分子已达7000余人。3月11日以后,拉萨市区到处都是荷枪实弹或腰垮长刀的叛乱分子和武装僧人。他们歇斯底里地叫嚣,吆喝驱赶市民参加游行,用石块和木棒打碎国营商店的橱窗和国家机关的门窗,在大街小巷设置路障,砍倒电杆,割断电线,袭击军车,打冷枪,搞挑衅,造成市区一片恐怖景象,直接威胁着普通市民的安全。占据大昭寺的叛乱分子强迫僧人换上藏袍,拿枪打仗,将念经的僧人赶出经堂,抢夺金佛和珍贵的佛像、法器;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死了反对他们暴行的僧人钦饶江巴。叛乱分子在市区贴出“西藏独立国”布告,公然要求驻藏人民解放军和地方党政机关中的藏族干部起来反对中央,参加叛乱,气焰极为嚣张。
西藏工委和军区面对上述的严峻形势,坚决执行中央关于全力坚守防御的指示,等待后续部队入藏,内外协同将叛乱武装聚歼于拉萨地区。3月11日23时,中央电示:“你们应切实做好坚守防御的一切措施,随时准备迎击敌人的进攻,如果敌人在拉萨向你们进攻,而你们又能坚守一两个月或者更长一点时间,事情就好办了”。同时,中央军委向成都、兰州、昆明军区下达预令,准备调三个步兵师另两个步兵团入藏;空军一个轰炸机团,也奉命进入作战准备之中。
西藏工委、军区首先在政治方面争取达赖,分化上层,教育群众和广大爱国人士。除谭冠三政委连续给达赖写信外,有关方面负责人利用各种方式与爱国人士联络、谈话,尽量争取更多的上层人士站到中央方面来。军区政治部用有线广播向群众反复宣传中央的政策。同时,在军事方面,本着中央指出的“不打第一枪”和“自卫作战”的原则,做了充分准备。军区拟定了周密的防御作战和出击预案。驻拉萨的步兵第一五五团、第一五九团、军区警卫营、炮兵第三○八团、汽车第十六团、工兵机械营等,也按作战预案做好了战斗准备。工委、筹委机关单位组建了民兵团,由工委秘书长郭锡兰任团长,组织部部长惠毅然任政治委员。所有机关企事业单位都组建成班、排、连、营的民兵战斗组织,发给武器,构筑工事,储备粮食、饮水、烧柴、弹药等。市区划分8个防御区域,准备长期独立坚守作战。
3月20日凌晨3时40分,步兵第一五九团副团长吴晨奉命率该团七连前往牛尾山执行侦察封堵任务时,盘踞在牛尾山的叛乱武装突然向该连猛烈射击。接着城区各处的叛乱武装分子向驻拉萨的党、政、军领导机关、部队以及企事业单位发起全面疯狂的进攻,重点是攻击罗布林卡东北的拉萨运输站及城西北拉萨建筑工程处,以打通拉萨市西郊与城区的联系。叛乱分子向运输站发起的第一次冲锋,被该站民兵勇敢地击退。拂晓6时许,罗布林卡的叛乱武装600多人又向运输站发起第二次冲锋,再次被打退。运输站民兵牺牲6人。叛乱武装在占领了距运输站十余米的拉萨中学之后,向运输站发起了第三次进攻。该站民兵组织火力坚决抗击,炊事班长王正明挺身跃出工事与叛乱分子英勇搏击,又击退了叛乱分子第三次攻击,坚守了阵地。上午8时,盘踞小昭寺的叛乱武装分子60多人向邻近的拉萨建筑工程处发起进攻,从墙上挖洞攻入院内。该工程处仅有一个排的民兵,用手榴弹击退了敌人。下午,叛乱武装用炮轰击工程处,有20多间房屋被击中着火,一名干部受重伤。该处民兵排英勇战斗一天两夜,坚守住了阵地,牵制了小昭寺内千余叛乱武装,为部队全部解决该敌争取了时间。
此时,在拉萨的西藏工委、西藏军区负责人是工委副书记、军区政委谭冠三,工委副书记周仁山和军区副司令员邓少东、副政委詹化雨等。
在拉萨叛乱武装发起进攻之后,谭冠三、邓少东、詹化雨和周仁山等立即于20日凌晨5时召开会议。到会的有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扶廷修、政治部副主任周特夫、后勤部政委李华安、第一五五团政委乔学亭、第一五九团团长郭志显、炮兵第三○八团政委宋盛祥以及机关有关人员。会议的中心是研究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在已经发动全面武装叛乱的情况下,如何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做出正确处置,是继续坚守待援还是开始反击,也就是打不打、怎么打的问题。
参加会议的部队领导干部一致表示:广大指战员对叛乱武装围攻党、政、军驻地、欺压群众、杀害党、政、军人员的罪行早已忍无可忍,求战情绪非常强烈;部队作战准备已经完成,请求军区首长立即下达反击命令,保证完成作战任务,为西藏人民再立新功。
谭冠三等领导人冷静地听取了与会人员对拉萨叛乱形势的分析认为,为了吸引各地叛乱武装聚集拉萨、再等待入藏部队聚歼敌人的情况已经发生变化。谭冠三以政治家的气魄和对党、对人民勇于负责的胆略,定下了于当日10时发起反击的决心。首先攻占药王山,夺取拉萨制高点,分割敌人;然后集中兵力火力攻歼罗布林卡之敌,摧毁叛乱武装总部;继而集中兵力火力,一块一块地消灭盘踞市区的叛乱武装。为了保护文物古迹,对布达拉宫之叛乱武装围而不打,迫使其投降。上述反击计划立即报告了中央军委和毛主席。
在此同时,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发出经过中央军委审定的平叛布告。布告在列举了西藏地方政府与上层反动集团发动叛乱的种种罪行、特别是在指出其在3月19日向拉萨人民解放军全面进攻后,强调“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解救西藏地区人民的疾苦,本军奉命讨伐,平息叛乱,望全藏僧俗人民,积极协助本军,讨平叛逆,不窝匪,不资敌”。布告还明确了对待叛乱分子的政策和解放军的纪律等。
在向中央军委的电报发出后,谭冠三、邓少东、詹化雨在作战室里焦急地等待着中央的批复。市区叛乱武装在市区的进攻一波紧接一波,枪炮声一浪高过一浪。各防区指挥员不断报告情况和询问处置意见。10时正,谭冠三审时度势,果断决定:“打”!邓少东立即命令部队,按预定方案发起反击。10时零5分,炮兵第三○八团对药王山叛乱武装阵地实施火力袭击。11时,担任突击的第一五九团四连(红军连),由药王山南侧和东南侧向山顶发起冲击。
12时19分,部队占领药王山制高点,割裂了罗布林卡叛乱武装指挥部与市区各点的联系。盘踞罗布林卡之叛乱武装在药王山失陷后,慑于解放军的强大炮火威力而开始动摇,约有200余叛军骑兵渡拉萨河南逃,被一五九团七连将其击退;1000余人向北逃窜,在第三○八团强大火力拦阻下,大部分被逼退回罗布林卡。接着一五五团在一五九团一部、汽车第十六团(组成的战斗连队)的配合下,向罗布林卡叛军发起进攻。此前,军区警卫营勇猛出击,已全部解决了该营北侧的藏军第四团。
罗布林卡东西长约2000米,南北宽约500米,有高墙围绕,四周空旷,院内有多座独立的藏式古建筑。接到攻击命令后,担任主攻的一五五团在炮兵第三○八团的炮火支援和一五九团两个连的配合下,于19时先后从东西两个方向突入罗布林卡院内,使叛乱武装陷入极度恐慌与混乱之中。经过激烈战斗,歼灭叛军一部。驻守罗布林卡的藏军第一团一个营(该团一部随达赖集团外逃,一部投奔山南的“卫教军”),经过战场喊话,如本(营长)下令全营不得抵抗,把枪支捆起来交给解放军;接着,藏军第一团400余人和其它叛乱武装800余人也放下武器投降,至20时30分战斗结束。傍晚,位于拉萨北郊留守其营区的藏军第二团残部(其主力已分别在药王山、牛尾山被歼)企图北逃,被军区军士教导营拦阻,在一五九团六连的配合下,进行战场喊话,其代本桑颇·登增顿珠率400余人投降。
罗布林卡战斗结束和藏军第二、四团被解决后,军区即令一五五团、一五九团、军区警卫营主力连夜转移至人民医院、外事处、拉萨河大桥一线,乘夜幕向市区穿插。21日8时前,对城区叛乱武装达成分割包围。城区之敌凭借坚固建筑物顽抗,其中盘踞在小昭寺内的800多名康、青叛乱武装分子和武装僧人最为顽固。军区决心首先歼灭小昭寺之敌。经过一阵炮火袭击后,一五五团二营于15时7分发起进攻。叛乱分子打出“雪山狮子旗”,依托房舍顽固抵抗。该营以短兵火器与叛乱分子逐房逐室争夺,战斗十分激烈,半个多小时,全部毙、伤和俘虏小昭寺内的武装叛乱分子。至16时30分,各部队已先后攻占了叛乱首领恩珠仓宅、朗加多吉宅、木鹿寺、然巴宅、尧西林卡等主要据点,并经喊话,争取藏军第六团大部投降。其余叛乱分子龟缩在大昭寺内。当晚,一五九团等部将大昭寺包围,军区政治部在八廓南街架设高音喇叭,组织战场喊话。爱国上层人士雪康·土登尼玛、朗顿·白玛等与部队一同向叛乱分子喊话,敦促他们停止抵抗。22日拂晓,大昭寺内900多名叛乱分子放下武器。9时,盘踞在布达拉宫之藏军第六团一部及其他叛乱武装从窗口打出白旗。反动贵族擦绒和叛乱武装800余人投降,交枪2500余支。在哲蚌寺的一股叛乱分子窜出寺院企图翻山北逃,被解放军炮火拦阻返回,然后缴械投降。
至此,经三天两夜的战斗,拉萨的武装叛乱被平息。人民解放军歼灭了聚集在拉萨市区的绝大部分叛乱武装及其指挥机构,包括叛乱武装总司令雪苦巴、格桑阿旺、拉鲁等以下5360人(其中毙545人,伤、俘4815人),缴获山炮6门、81迫击炮33门、掷弹筒49具、轻重机枪183挺、长短枪10212支、炮弹2万余发、子弹1000余万发。解放军官兵牺牲63名、负伤210名。由于平叛部队坚决贯彻了保护历史文物古迹的指示,对重点文物建筑实行“围而不打”或警告式攻击,因而使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大昭寺以及哲蚌寺、色拉寺和甘丹寺等建筑得到很好的保护,免于战火的毁损。
战斗刚一结束,拉萨市人民群众不顾零星的枪声流弹,纷纷走出家门,焚香顶礼,额手称庆,欢呼新生。他们向党政干部和部队官兵控诉叛乱分子的罪行,帮助收缴叛乱分子遗弃和藏匿的武器,积极协助部队肃清残余叛乱分子。当反击炮声刚刚停下来时,聚集在阿沛·阿旺晋美家里的噶雪·曲结尼玛、擦第·益西朗杰、郭苏、玛朗巴等上层爱国人士,立即剪下象征旧时代官员的长发髻,纵情欢笑痛饮,畅吐胸中的闷气,举杯相庆,展望未来。市内商店陆续开门营业,郊外农民下地春耕生产,人民生活迅速恢复正常。
在拉萨战役开始的同时,西藏军区根据中央军委指示,于3月21日电令驻日喀则、黑河、亚东、定日、阿里的部队在当地党委的领导下,解除了上述地区藏军的武装。这样,西藏的日喀则、定日、江孜、帕里、亚东、当雄、黑河、泽当、太昭、林芝、扎木、丁青、昌都、察隅、噶尔昆沙等重镇完全置于军区部队控制之下。平叛取得初战的胜利,打乱了西藏地方政府及反动上层武装叛乱的计划,使全区叛乱武装失去指挥中心,处于各不相顾的混乱局面,为彻底消灭叛乱武装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1951年12月至1954年12月,53师(配属工兵第8团)开始全面投入修筑康藏公路,负责第二公路总段。历时三年,53师继承新四军铁军的光荣传统,艰苦卓绝,英勇顽强,克服种种困难,共修路面462公里,架桥80座,修涵洞513个,挖土方245万立方,开石方120万立方,用工345万个标准工日,完成工效143%。先后5次评功,记特等功1人,一等功196人次,二等功1609人次,三等功1.5万人次。部队牺牲、病故159人,受伤449人(含重伤198人),致残28人。在这项伟大的工程中,53师同兄弟部队一起创造了人间奇迹,建立了不朽的功勋!期间,1952年7月52师撤消番号后,下属第156团编入53师建制,也参加了公路的修筑。同时本师第158团在1953年2月也奉命撤消番号,部队分别编入第156团和第159团。修筑任务结束时,第53师下辖步兵第156团、157团和159团。
1955年4月,西藏军区本着加强内卫兼顾边防和不突破军委规定的西藏驻军总定额的原则,对部队进行了第一次大整编和重新部署。第53师于扎木地区整编为国防步兵师,总员额1.3万人,属军委编制,归西藏军区指挥,为军区边防、内卫之机动作战部队。该师将原18军的几个老团队编入,基本保留了18军的精华。其编制为:
步兵第154团(原属52师)
步兵第155团(原属52师)
步兵第157团(原属53师)
炮兵第308团(由原属52师的156团团部和原18军炮兵教导队合编而成)
直属部队:高炮营(由原156团1营改编)、战防炮营(由原156团2营改编)、通信营、工兵营、卫生营、军士教导营等。
53师原159团在这次整编中仍保留番号,为2000人的大团,调驻拉萨,归军区直接指挥。
1956年7月,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欲掀起叛乱,反对民主改革,首先在昌都发难。中央为稳定局势,维护统一,决定在西藏实行收缩,执行“六年不改”方针。西藏军区根据总参1957年4月15日和中共中央、中央军委6月21****准的西藏军区的定额,又进行了一次较大的编制、部署调整。
在第二次大调整中,步兵第53师番号于1957年5月23日遵照总参指示予以撤消,师部和昌都警备区合并。所辖第154团调四川甘孜地区,归成都军区建制。155团和炮兵308团调驻拉萨,155团以1个连后增至1个营的兵力驻山南泽当,由军区直接领导。第157团调驻江达,归昌都警备区领导,但建制仍属军区。53师的老159团仍驻拉萨,并以1个营驻林芝。
1959年3月,西藏大规模叛乱爆发,原53师的154团、155团、157团、炮兵308团及老159团均参加了平叛。老159团在拉萨和山南地区平叛后,于7月10日奉命组建山南军分区,3个营扩编为步兵第1、2、3团,此后一直镇守山南边防。

发稿人
发表人: 肖京宁
地区: 四川省成都市
现状: 国家公职人员
年龄段:中年
参军时间:1970 年 11月
原/现所在部队:
职位: 战士
电子邮箱: 2290027701
电话: 15902808429
腾讯QQ号: 2290027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