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共同关注
回忆昌都战役第一仗―牙夏松多战斗 申明铎
更新日期:
2020-11-30
阅读:
324
评论:
0
字号:加大 / 缩小

 

 

【摘要】

      1950年3月中旬,155团奉令到洪雅和丹棱一带剿匪,此时我任155团团部侦察排副排长。这时传来部队即将进藏的消息,上级通知全体指战员要做好进藏准备。我经常听到藏兵善于骑马和射击的消息,我在这一时期特别注意苦练射击技术,只要一有机会就进行实弹射击,每次组织实弹射击我都能取得好成绩,在进藏前的军事训练中总能获得优异成绩。

6月份,剿匪任务结束,一五五团到眉山县太和场一带集结,开始作进藏前的准备。我们侦查排第一任务是学习藏语,我们被集中到师部所在地眉山县城,师参谋长李明给我们作动员报告,讲了进军西藏的重大意义,我排侦察员学习热情高涨,除课堂教员讲课外,我们从早到晚嘴里不停念叨:嘎、咔、噶、啊等发音单词,还有同志编了顺口溜,比如:酥油麻、盐巴嚓、驴叫哈哈、马叫达、要想喝水喊甲通、吃饭就说沙妈沙……运用这个办法既便于学又容易记。

9月2日,一五五团由新津出发乘汽车到甘孜,我们在停留期间,为适应高原气候,开始学吃糌粑、学喝酥油茶。离开甘孜后开始负重行军,我们经过马尼干戈,开始翻越海拔4550百米的海子山,那天正好是建国一周年的日子。我们爬到半山腰后,几乎每迈一步就要喘一口粗气,每前进十米就要站在原地做几次深呼吸,同志们个个感到头痛心慌,大家都体会到了高原条件下负重行军的难受滋味。

103日,52师部队抵达邓柯集结待命。6日拂晓,师副政委阴法唐率一五四团隐蔽渡过金沙江,在青海骑兵支队配合下实施昌都战役大迁回,拉开昌都战役序幕。

我团在渡金沙江前,上级给我们侦查排派了一名姓韩的老先生任藏语翻译,团参谋长肖猛负责率三菅担任前卫营,团部侦查参谋姜洪泉带我们侦查排又走在三营前面担任侦查搜索任务。

8日,我们一五五团渡过金沙江,在战役布署方面作为中路部队,拟定沿着江达县境内的牙夏松多、生达、与右路一五六团部队相互配合攻击昌都。

我排进入西藏境內后,根据姜参谋要求,我选拔吴长清、周之明、刘澜三名身体素质好,富有战斗经验又能说几句藏语的侦查员化装成藏族朝圣者,他们三人在韩先生指引下骑马走在全排最前面。

11日下午5点左右,我三名化装侦查员在距江达县西北牙夏松多以东一公里处抓获两名藏兵,经姜参谋询问,被俘敌兵供认自己是哨兵,俩人还供出牙夏松多小山包西侧有一藏军定本(相当一个排的兵力),他俩就是派出的观察哨,碰上解放军过来就以鸣枪为信号。

姜参谋正在询问俘虏时,团参谋长肖猛同志过来了,同时赶到的还有三营副营长马鸣启同志带的前卫八连。肖猛参谋长听侦查参谋姜洪泉介绍敌情后,稍加思索便果断决定由八连连长杨景柱带全连向左跨过一条小河,沿着左侧大山腰间在灌木丛的掩护下迂回到小山包侧后,对敌实施围歼,肖猛参谋长还专门交代说:“要尽可能争取藏兵放下武器。”八连领命后开始迂回敌后,为便于观察敌情和指挥,姜参谋带着我们侦查排跟随肖猛参谋长到距小山包仅百米的地方观察。

由于部队刚上高原不久,加之当天己负重行军三十多公里,八连干部战士又累又饿,他们在大山腰行动缓慢,迟迟未到预定位置,天色越来越晚,当晚计划是155团要在这里宿营,假如天黑前不能消灭或驱逐这股敌人,宿营部队必受威胁!在此关键时刻,姜参谋向肖参谋长建议:“现在天色已经比较晚了,后续部队还未赶到,根据目前情况只好让申明铎带领侦查排一个班先蹚过小河,然后直接抢占前方小山头,趁敌不备居高临下向敌发起突然攻击,这样即使不能全歼敌人也必然将其彻底驱逐,以保证部队宿营地安全。”姜参谋说完后,马副营长认为这样行动未免有些太冒险。

肖猛参谋长同意姜洪泉参谋的意见,姜参谋立即命令我带二班对敌发起突然袭击,轻装后的二班迅速蹚过小河占领前方一小山包,我们趴在山包上观察,发现不足百米的地方架着一顶大牛毛帐篷,附近山坡上有二十多头骡马和一些牦牛,帐篷顶上还冒着烟,我猜想敌人可能在吃晚饭,没想到帐篷里的敌人竟发现了我们,他们先向我们开抢,幸好没伤到人,我立即命令开枪射击,全班十多支冲锋枪、卡宾枪、步枪一起向帐篷射击,随着激烈的枪声,敌人一起向帐篷外拥去,沿着小河南岸向生达方向逃跑,其中有个头戴礼帽身上挎着驳壳枪的人刚出来就跳上一匹大黑马跑得飞快,一看就是个当官的,我立即从曹炳昌手中拿过一支步枪,瞄准大黑马就是一枪,随着一声枪响后,大黑马应声倒地一头扎向地面,马背上的那个家伙从马上摔出去栽了好几个跟头,驳壳枪也摔出去十多米,结果再也站不起来了,这一枪打得他人仰马翻,这一枪也显示了我在四川针对敌骑兵特点练习射击的成果。

敌人开始逃跑,我本想带二班全体战士冲下去追击,但由于山坡太陡又尽是风化石,根本没道路,如不留神就会摔下山去,我只好一面组织火力追击,一面派副班长张银堂同志带几名侦查员稳步下山,结果侦查员老罗由于一脚踩滑摔下山造成重伤,张银堂等人稳步下到山底后敌兵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我从山上下来与赵银山走进牛毛帐篷,地上有好几个被打倒的敌兵,见我们进去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我们听不懂,从表情上可看出是求饶的样子,我和小赵从地上捡起八支英式步枪离开了。这种英式步枪是一战英军使用的武器,老得牙齿都掉完了,该枪不但沉旧而且相当笨重,为了甩掉这个包袱,我和小赵把这八杆破枪悄悄拿到河边,将枪栓取下后丢进河里,这样处理既避免了我们行军中的负担,又不至于被坏人拿去干坏事。

这个时候全排的几十名侦查员都向山坡上跑去,顺着方向看过去,原来他们在抢敌人留下的骡马,他们之所以对骡马特别感兴趣就是为了今后行军途中减少自己身上的负担。

我们回来时看见全排侦查员满山遍野去抓敌人留下骡马,侦查员贡会明在山坡上跑得满头大汗,他抓到一头膘肥体壮的大青马,他回时遇到肖猛参谋长,出于对首长的尊重,贡会明将刚刚缴获的战利品大青马送给肖参谋长。

牙夏松多战斗结束后,我们侦查排平均两人就有一匹马,就连我这个副排长也有一匹马。行军作战中的马匹太重要了,一是可驮我们的装备,二是我们在行军中可轮流骑马走上一段。

牙夏松多战斗从枪响到战斗结束最多不过半小时,除活捉两名敌兵外,共打死打伤敌人八名,缴获长枪十余支,骡马二十匹,我无一伤亡,(除追敌摔下重伤的老罗)

牙夏松多的战斗结束后,155团重新调整行军顺序,副团长石雄率一营走右侧,沿着西藏和青海的边界对生达敌军实施小迂回,我们团部侦查排走在一营前面,继续担任侦查收索任务。尽管途中我们连续三天几乎是昼夜前进,连翻三座大山,蹚过紫曲河,抢渡急流扎曲河,直到昌都为至,我们侦查排没有病号又没有人掉队。

牙夏松多这场战斗之所以进行的如此顺利是因为吴长清三名化装侦查员在战前抓获敌哨兵,使我们准确掌握了敌情,但起决定作用的是团参谋长肖猛同志这个指挥员善于抓住战机,并且指挥非常果断有力,还有就是侦查排二班全体战士发扬不怕苦、不怕累顽强战斗的勇敢精神!

牙夏松多是藏军布署在这个方向上最前方的阵地,这场战斗谈不上什么激烈,规模也不大,但比竟是昌都战役拉开序幕后的第一仗,这里打响的第一枪也可称为昌都战役的前奏!

值此昌都战役解放五十周年之际,作为当年参加过昌战役的成员,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回顾了攻打牙夏松多战斗经过,现将它整理出来作为点滴的历史资料奉献给昌都人民,并在这昌都解放五十周年大喜的日子里,我谨代表肖猛同志和姜洪泉同志向昌都人民表示最热烈的祝贺!

 

(申明铎叔叔的这篇文章是我看到的第一篇介绍我父亲参加战斗细节的文章,文中的马匹情节使我联想到父亲在世时与他的一段对话。

大前年冬季的一天,我和爱人去总医院看望父亲(父亲长期患有时好时坏的老年痴呆症),我们走进父亲的病房后,坐在椅子上的父亲问:“你们是不是骑马来的?”我当时一怔,心里是阵阵难受,为不使父亲难过,我坐下后顺着父亲的问话回答:“是,我们是骑马来的。”父亲:“那你们带我回家吧?我不想再住医院了……”父亲当时的身体条件是不可能允许他回家的,我沉默了一会回答:“爸,这次不行啊,我们只有两匹马,我骑一匹,小刘骑一匹,下次我们多带一匹马来接你回家如何?”过了一小会后,父亲带着失望的表情点点头:“好吧、下次、下次……”看着父亲失望的表情,我都有了想哭的感觉。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父亲对战马有着很深的感情,特别是在高原行军作战,马匹的重要性更显突出,父亲对战马的特殊感情是根深蒂固的,几十年后也是如此!无言的战友已在父亲的脑海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感谢申明铎叔叔)

 

 

 

123456

发稿人
发表人: 肖京宁
地区: 四川省成都市
现状: 国家公职人员
年龄段:中年
参军时间:1970 年 11月
原/现所在部队:
职位: 战士
电子邮箱: 2290027701
电话: 15902808429
腾讯QQ号: 2290027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