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热血春秋 >> 简述
第十五军诞生记
发表人:陈军  更新日期:2010-07-13  阅读:4085  评论:0  照片:无  字号:加大 / 缩小

        寨卜昌是豫北博爱县一个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老村庄,它因牧野之战前夕,周武王在此作战前总动员时占卜出“祥瑞昌盛”而得名,更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军在这里诞生而彪炳史册。

    1947年3月,蒋介石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彻底失败后,开始对山东、陕北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由于其重兵深陷山东、陕北战场,其连接两翼的中央战线兵力薄弱,使战局呈现出两头强、中间弱的哑铃形态势。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制定了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陈(赓)谢(富治)三军配合,中央突破,山东和陕北两翼钳制的战略方针,决定人民解放军由内线作战转为外线作战,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将战争引向敌战略上敏感、薄弱的中原地区。1947年6月30日,刘伯承、邓小平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12万人,一举突破了国民党军的黄河防线。

    解放军战略进攻序幕的拉开使国民党上下十分震撼,蒋介石慌忙调兵遣将,对刘邓进行尾追和围攻。为策应刘邓进军大别山,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决定将晋冀鲁豫太行军区的部分地方武装升级组建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9纵队,准备渡河南征,出师豫西。

    1947年7月2日,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和晋冀鲁豫军区发布了筹建野战纵队的命令。当时,太行军区正在组织道清战役,他们便一面作战一面开展筹建工作。根据上级命令,新组建的9纵首长为:司令员秦基伟、政治委员黄镇、副司令员黄新友、参谋长何正文、政治部主任谷景生。9纵下辖第25、26、27旅。为完成筹建工作,太行军区除将独立1、2旅依次编为第26、27旅外,又以太行军区1分区36团,4分区46团、47团,5分区50团、53团等组成第25旅。由于大反攻后太行军区已先后抽调基干部队组建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3纵队和第6纵队,人们便昵称9纵是太行人民的第3个儿子。

    1947年8月15日,9纵成立暨南征誓师大会在博爱县寨卜昌村村头隆重召开。

    大会还没开始,一场瓢泼大雨就铺天盖地地下了起来,雨直下得混混沌沌、茫茫苍苍,人面对面站着都看不清对方的脸。干部战士都风趣地说,今天我们9纵成立,老天爷也表态了,下场大雨给我们洗个澡,让我们干干净净地出发南征。

    大会开始了,9纵2万多人全都伫立在水天相连的滂沱大雨中,没有一个人乱动,从战士到司令员、政委,没有一个人打伞披蓑衣,会场庄严肃穆,秩序井然。

    大会由政治部主任谷景生主持,26旅旅长向守志任阅兵总指挥。

    谷景生首先宣布:太行劳动人民的第3个儿子——9纵正式成立了!接着,纵队政治委员黄镇宣读了晋冀鲁豫军区关于组建第9纵队和任命旅以上干部的命令:第25旅旅长蔡爱卿,政治委员冷裕光,副旅长张锡珩、刘自双,参谋长廖开芬,政治部主任聂济峰;第26旅旅长向守志,政治委员余洪远,副旅长张显扬、陈皓,陈皓兼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窦力新;第27旅旅长崔建功,副旅长黄以仁、唐万成,副政治委员李万明、王银山,参谋长张蕴钰,王银山兼政治部主任。

    宣读命令后,黄镇带领全纵队指战员郑重宣誓:“我们是中国人民的优秀子弟,是毛主席、朱总司令领导,刘邓首长指挥的常胜军……消灭一切卖国贼,建立独立、和平、民主的新中国!”

    太行第4专区公署专员杜毓沄代表太行行署600万人民向新成立的9纵献旗,旗上绣有“太行子弟结长缨,跨河南征缚苍龙”的大字。

    纵队司令员秦基伟代表全体指战员受旗,并向部队讲话。他阐述了渡河南征的战略意义,指出:“蒋介石想把战争放在解放区周围,达到消耗我们的目的。我们只有打出去,才能减少解放区人民的负担,把战火烧到蒋介石身边去!”他号召大家,“为巩固阵地,保卫太行解放区,保卫太行人民翻身的胜利果实,为解放中原及全国人民而继续战斗……打出去(即打过黄河之意),争取更大的胜利。”

    9纵成立后,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决定4纵、9纵和38军共同组成一个作战集团,对外称“陈谢集团”,渡河南征,策应刘邓。

    自1947年8月17日起,9纵所部先后沿沁阳、济源、王屋、邵原一线向黄河北岸渡河点开进,随“陈谢集团”抢渡黄河天险。23日,全纵队2万余人马全部从官阳、李河沟、西富3渡口顺利渡过黄河,同时随军南下的还有博爱、沁阳、温县、武陟等太行区所属县的地方干部和支前民工1万余人。

    陈谢南渡黄河对蒋介石又是沉重一击,蒋介石不得不急令进攻陕北的胡宗南主力南撤,以拱卫西安,并从尾追刘邓的部队中抽调8个旅组成第5兵团,由李铁军统一指挥;以担任陕东和灵宝、陕县守备的约4个半旅组成陕东兵团,由谢铺三统一指挥,企图从东西两面进行夹击,阻止“陈谢集团”在豫西的发展。这一来,不仅策应了刘邓在大别山的战略展开,而且还直接缓解了我陕北战场的军事压力。同时,随着9月下旬陈(毅)粟(裕)大军各部陆续挺进豫皖苏,恢复和扩大豫皖苏解放区,3路大军成“品”字形阵势,互为犄角,配合作战,经略中原的态势已经形成。中原地区成为人民解放军夺取全国胜利的前进基地,国民党当局也不得不承认:“全盘战略形势,乃从此陷于被动。”

    9纵渡河后,即同集团大部队会合,主力随陈谢截断陇海铁路,东逼洛阳、郑州,西叩潼关,东西往返机动作战,沿伏牛山两侧展开,而后大军挥师南下,与4纵向豫西沿平汉路两侧进击。至11月底,共歼敌5万余人,建立39个县的民主政权,完成在豫陕鄂地区的战略展开。翌年初,投入剿匪斗争,3月、4月,会同4纵等部攻克洛阳,歼敌2万余人,俘敌第206师师长。

    1948年5月,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重建中原军区,晋冀鲁豫野战军9纵改称中原野战军第9纵队。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部队编制和部队番号的决定,第9纵队于河南周口地区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军,在全国解放战争中,15军转战豫、皖、鄂、闽、赣、粤、桂、云、贵、川、康等11个省,由纵队成立时的2万余人发展壮大到5万余人。1951年3月,第15军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在上甘岭战役中,15军与兄弟部队一道,坚守阵地43天,顶住了“世界战争史上最猛烈的一次火力攻击”,把美军牢牢钉在上甘岭前,不但打得骄横的侵略者只好在谈判桌前低下头来,而且也成就了自己英勇善战的英名。

引自:http://www.mod.gov.cn/hist/2010-05/31/content_4160889.htm

 

发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