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热血春秋 >> 报道
“滚雷英雄”安忠文现状
发表人:陈军  更新日期:2010-11-17  阅读:10312  评论:0  照片:无  字号:加大 / 缩小

    

 

        安忠文,男,彝族,1963年9月生,四川省盐边县人。1982年入伍,1984年3月入党。原系解放军驻滇某部班长,在边境作战中英勇战斗,危急时刻用身体成功为战友开辟雷场通道,被原昆明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2005年9月退休后定居攀枝花。

        军列在攀枝花暂停后缓缓启动,忽然有战士发现,远处有位中校军官正庄重地向他们敬礼。尽管中校的军姿略显倾斜,可敬礼动作十分标准;尽管中校戴着墨镜,却分明可以感受到他的注视。“是安副团长!”一名老兵惊喜的叫声成了口令,官兵们齐刷刷起立,肃然向中校敬礼。嘈杂的车站恍若无声电影,列车奔驰,站台飞逝,车上肃立的军人,车下孤独的敬礼,定格成一幅静默的送行图。人们好奇地观望、猜测着这个惟有军人才懂的仪式。

        “咣当、咣当……”铁轨撞击声一次次地震颤着安忠文的心。军列通过良久,他才放下举得发酸的手,在女儿的搀扶下蹒跚离开。

        安忠文如今并不常回部队。他婉辞了部队的多次邀请,他认为自己回去只会给部队添麻烦。这年秋天,部队演习时途经攀枝花,他却不请自到,以自己特殊的方式向老部队致意。

        在边境作战中受伤后,安忠文被送到成都盲人学校学盲文,可他却请求校方让他兼学按摩。他倔强地说:我是军人,不是靠别人养着的废人,有生之年定要学个一技之长,为部队、为社会服务。学校为他的诚心所感,最终同意了他的请求。1996年,他开办了“安忠文按摩中心”,一边自食其力,一边到工厂、单位、学校作报告,义务当学校的校外辅导员。

        女儿安笛虽年幼,却很懂事。妈妈在外忙时,她常独自在家做家务,陪爸爸聊天散步。安笛记得早些年,爸爸常弹吉它。安笛觉得,爸爸弹吉它的样子真好看,唱的歌儿真好听。如今,挂在墙上的吉它却蒙上了灰尘。安笛问爸爸为什么不弹吉它了,安忠文对她说,弹吉它手指会磨出老茧,按摩时会让别人不舒服,所以不弹了。

        但是,安笛仍常常听到爸爸的歌声,唱来唱去,总是那几首军旅歌曲。有一首,安忠文唱得最多,安笛知道那首歌的名字叫《血染的风采》。每当唱起这首歌时,安忠文的声音显得低沉、沙哑,唱完了,还呆呆地出神。安笛知道,爸爸又在想念部队和战友了。

引自:http://dalidaily.com/redianzhuanti/20090813/094734.html

 

发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