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热血春秋 >> 轶事
铁军之弈
发表人:李平山  更新日期:2012-07-24  阅读:4111  评论:0  照片:无  字号:加大 / 缩小
铁 军 之 弈
           
李平山  
                                      

                                               照片后面父亲写着:
                                                       李健民、李偀民——1954.2.6
                                                       于志政秘书处资料科(防空洞)门前。
 
 
 
 

    在常人眼里,闲情逸趣的围棋与攻城掠地的战争是风马牛毫不相干的,但是在新四军和以后的华东野战军之中有两位威震敌胆的传奇人物,在他们铁马金戈的征战中,围棋却常常与他们为伴,在捉棋对弈时的推敲又常常与他们“运畴帷幄 决胜千里”的作战指挥相联系 ,这就是陈毅元帅和叶飞上将(参见《百旅之杰——二十军史话[下]》第287页之“叶飞棋枰论战”)。的确,围棋的规律是可以为战争所借鉴的,有言道,“一着不慎,全盘皆输”,“一着妙招,则全盘皆活”,而战争又何尝不是这样? 由于我父李健民在少年时期就爱好围棋,棋艺颇有些造诣,据我姑母李偀民回忆,“围棋也是别的兄弟放弃了,他却耐心坚持,以后一直棋无对手,长据二十军军部和停战前志愿军司、政两部首席”。于是在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时,就与陈老总、叶司令以及威震浙东的何克希司令等首长有了一段“棋缘”。父亲曾经向我谈起过许多往事,但多数已淡忘,唯独这段经历却记忆犹新。                                      
    据说,军中围棋是由陈老总倡导的,新四军部队文化氛围的一大特点,在中、高级指挥员中尤其盛行。而陈老总的围棋水平,在新四军中则早已是高手并且名声在外了,唯有他的老部下叶飞可是棋高一筹,但鲜有人知晓。叶司令在新四军一师和苏浙军区,据传也是“所向披靡”,但陈老总与叶司令下围棋的故事还未曾听我父亲和其他人谈及,只是父亲曾提起过,他与陈老总、叶司令弈棋,感觉叶司令的“功力”比陈老总略高。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日本国棋院曾授予陈老总围棋荣誉七段;而叶司令则于1979年年底击败阿沛.阿旺晋美,获得中央在京单位“陈毅杯”老同志围棋比赛的冠军,可见他们的棋力都非同一般。
    自从1945年9月,奉党中央命令,新四军在浙东、浙西、苏南的部队和党政机关干部,北撤到苏北涟水后,整编成立新四军第一纵队,纵队司令员为叶飞,我父所在的浙东游击纵队被编为第一纵队第三旅。大约是已近年底,一纵在山东滨海地区休整,某日,叶司令来到三旅,公事毕,叶司令提出要与三旅会下围棋者对弈,当时我父是旅宣传科干事,不知是江岚伯伯还是顾春林伯伯(他们都是父亲的“顶头上司”和棋友)提议,由我父担此“任务”,于是父亲便与叶司令有了第一次“交锋”。据父亲说,当年叶司令英俊而儒雅、意气勃发,可算是军中最年轻的纵队司令了,他的棋风很好,落子后从不悔棋。当日共弈三局,每局均由我父胜出,终了,叶司令惊呼三旅“火力强”,表示还要来与我父切磋棋艺,以后就有了第二次、第三“交锋”......。
    艰苦的战争岁月,转眼就到了1946年的11月,何克希将军升任纵队副司令员后,我父也随调到纵队司令部继续当何司令的秘书,于是乎,叶司令与我父亲下围棋的次数就更多了。
    大约在宿北战役前后,陈老总也常来一纵了解军情,指挥作战。在我军战略防御阶段之宿北战役中,一纵陷于优势敌军的三面包围的绝境,叶司令临危不乱,凭军事家的敏锐和果敢,“一着妙招”:集中全部兵力于敌之侧翼,出敌不意发起反击,使攻守之易势,战役取得重大胜利,陈老总心情非常好。一日下午,陈老总来到一纵,要找人下围棋。纵队政治部秘书科负责接待,当时的科长就是了解父亲棋艺的老上级加好友的戚铭渠伯伯,是他把我父介绍给了陈老总。父亲是一个实打实的人,不因对方是野战军司令而却步,一局下来,我父以四子赢陈老总,可是,陈老总是个不服输、不言败的性情中人,重开棋局,又是一番“拼杀”,当最后一子尘埃落定,父亲又以三子胜出。此时天色已晚,但陈老总仍兴致很高,欲再“战”,我父也准备“奉陪到底”时,陈老总的随行人员悄悄地对我父说,首长今晚还要在你们纵队召开重要会议,与叶司令他们分析敌我态势呢,于是我父顺水推舟就此作罢。第二天,“李秘书下围棋胜了陈军长(原新四军部队对陈毅司令员的尊称)”就在一纵的司、政机关传开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秘书居然“胜”了威名赫赫的陈老总,成为军人们行军宿营时的话题。我姑母(她当时在一纵文工团)知道后半信半疑,便来问他,这件事你怎么没有跟人家讲起过,他说:“有什么好吹的,他是我们打仗的司令,又不是围棋司令”。
    1948年春,父亲被调到叶司令身边当秘书,给叶司令当秘书责任更重,但是对于爱好围棋的父亲,给一个众望所归的将领而且又是爱好围棋的首长当秘书,更是一件高兴的事。每当行军休息、安营扎寨之时,叶司令经常会邀父亲“杀”上个一局两局。偶尔,叶司令在指挥作战的间隙也会与父亲在棋枰上“撕杀”一番,体现了一个军事家全局在胸、稳操胜卷、指挥若定的胆魄。只要能在棋枰上给予首长们一点灵感、一份乐观,父亲当然是乐于“舍命陪君子”的。
    父亲在叶司令身边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在艰苦的战争岁月中与叶司令结下的情谊却终身未忘,而且还向我们子女提起过那时的情景。
    1948年7月初,在我军战略进攻之豫东战役中,华东野战军第一兵团对被包围在龙王店的“瓮中之鳖”蒋匪区寿年兵团发起总攻。此时的叶司令已经是兵团的副司令,作战部署停当,总攻开始时,他曾经带领我父一同到进攻出发地前沿的一个土岗上,观察总攻的发起和进展。我父得以饱览辉宏壮阔的战争场面,留下了难以忘却的记忆。
    1948年9月,华东野战军发起济南战役。几乎每次重要战役都担任主攻任务的一纵,好似围棋中用于“劫争”的“子”,这次例外地担任了阻击敌人增援的任务,就象粟裕司令把一纵这颗“子”按在了济南外围“做眼”,这就是粟司令的“重兵阻援”之策。此时正值中秋,是夜,月光皎洁,叶司令与我父正在指挥所的院子里下围棋,警卫员不知从那里弄到一只月饼给叶司令,这在战争年代是很稀罕的享受。待一局棋终了,叶司令便拿来一把刺刀将月饼一劈为二,与我父共享,在月光和远处传来隆隆的炮声中,继续着他们的“战斗”。由于战役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我军手中,增援之敌不敢越“雷池”半步,保证了战役的胜利。这正是“济南夺城中秋夜,杀声震天;一纵阻敌东方白,一枪未放”。
    济南战役结束后不久,叶司令因病休养,从此离开了一纵,但父亲依然继续着棋枰上的“征战”,从淮海战场到渡江作战,从解放上海到朝鲜战场,给首长和战友们带来愉快和欢乐。父亲离开弥漫着硝烟的战场十年后,想不到围棋竟然成为他毕生事业的一部分,1964年4月他当选为中国围棋运动协会委员,在浙江省是围棋运动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具体负责指导全省的围棋以及其他棋类运动的训练、竞赛、发展规划,负责处理棋协的日常工作。想不到的是,应了“棋缘”,当年在棋盘上“撕杀”得“天昏地暗”的“老对手”也是老首长的何克希伯伯兼任了省围棋协会的主席,他们又走到一起来了。

 
 
                     
发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