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热血春秋 >> 轶事
再次踏上军旅路
发表人:陈军  更新日期:2011-05-12  阅读:3424  评论:0  照片:无  字号:加大 / 缩小

    人生就像是不规则的点,这些点可以连成无数条线,这些线可以组成不同的平面,不同的平面又可以组成不同的几何体。

    再次回到部队,对很多人来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大部分人一辈子都可能无缘穿上这身国防绿,而我在十五年后再次入伍,终于回到了我熟悉且深爱着的军营。

    很多年以前,似乎是懵懵懂懂地去当了兵,跟着妈妈去报名,跟着同学去体检,跟着带兵干部到了军营。在福建的一个山沟沟里,在一边是山一边是水库一边是稻田的地方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那年我十七岁。

    我仍然记得每个黄昏想家时坐在山坡上望着天空发呆的日子,更多的是沮丧和失落,以为再也不可能实现我的音乐梦想,一个从七岁就开始学习音乐并酷爱音乐的孩子的梦想,似乎就要在这个直线加方块的地方破碎。

    幸好连长指导员给了我发挥特长的机会,让我成为教歌员,并负责部队里大大小小的文艺演出活动,让我慢慢地适应了部队的生活,开始用吉他写属于战士自己的歌,唱战友们身边的所思所想和那些简单的故事。

    当我写的歌开始在军营蔓延的时候,我仍然没有意识到我的人生会因此改变。我在服役期满后顺理成章地退伍了,跟着战友们上车,跟着他们挥手,跟着他们流着眼泪,我以为脱下的军装再也不可能穿上了,我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进部队的文工团了。

    我被分配在老家县城的文化馆,然后考上省城的大学读书,在父亲的阻拦下最后无奈从音乐系转到了政教系。我再次以为残留的那点音乐梦想就这样彻底完了,我开始相信父亲说的男孩子还是现实些好。

    在上大学后,我竟然无比地怀念那段军营岁月,于是喜欢闲暇时间抱着吉他在有一缕夕阳照进来的宿舍里,弹唱那些对战友的想念和对部队的怀念。

    当我觉得我已经彻底放弃音乐梦想的时候,我写的那些军营歌谣偶然被唱片公司发现,并录制成唱片全国发行。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当过兵的大一学生,录完音继续回到大学完成我的学业,直到毕业后正式签约到了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当那些歌曲在全国各大电台排行榜夺冠并在广为传唱的时候,我只懂得傻傻地憨笑着。

    有一天,当我为一个常年驻守在海岛上的战士唱歌时,他泪流满面,说是我的歌曲陪伴他度过孤独的、想家的那些日子,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价值所在,觉得这么多年无意识地坚持自己的音乐梦想是值得的是有意义的。于是我开始了自己全面的军营慰问演出之旅,海岛、青藏线、中蒙、中越、中哈边防线等一走就是十多年的时间。

    汶川地震期间,我带着一些退伍兵一直在什邡做志愿者,直到被成都军区宣传部领导发现,最终特招入伍成为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的文艺工作者。我终于再次穿上了久违的,无比亲切神圣的军装,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穿上军装唱军营民谣。这是我人生又一次的崭新起点。

    从老家井冈山到福建当兵,再到南昌上学,然后签约广州唱片公司,从广州的南漂到北京的北漂,再到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回想我经历的人生轨迹,似乎不相联,但是,每一段经历却是那么的不可或缺。一方水土一方人,我长在了红色革命摇篮井冈山下,造就了我朴实的情感和性格,没有那段完整的军营生活就不可能写出那些军营歌曲,写不出军营民谣就不可能被唱片公司发现,而大学里面学习到的哲学和逻辑学使得我的作品赋予了更深刻地含义。

    这些看似不规则的点,却是我人生丰厚的财富,都有各自的精彩,虽然其间多少委屈多少辛酸多少误解多少坎坷只有我自己知道。而人生真的要经过无数的历练和磨难才会真正成长起来,才会真正找到属于你的那片天。我们无法抱怨命运的曲折,但我们可以学会去享受其中的苦乐,我的两次从军路一直指引着我的方向,明天还会有风雨,但我一定会坚强执著于心底的信念和信仰。

    作者: 成都军区战旗文工团小曾,军旅歌手。由他主创并主唱的《军营民谣》火爆军营内外。1996年,小曾以一首《我的老班长》登上全国各大电台排行榜,红遍大江南北,这首歌的MTV荣获中央电视台首届军旅歌曲MTV大赛优秀作品奖。

引自:http://www.yanglao99.com/lxsnews.asp?id=36

 

发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