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热血春秋 >> 简述
新四军四次著名的对日夜袭战
发表人:李平山  更新日期:2012-07-26  阅读:4392  评论:0  照片:无  字号:加大 / 缩小

张治宇  夏志雄 

夜袭新丰车站

    1939年初夏,苏南在日军侵略铁蹄的践踏下一片荒凉。许多千年古镇被炸得到处是断垣残壁,镇江县城被炸毁2/3,宜兴县城一半被炸毁,丹阳被烧得一片狼藉。此时,新四军1支队正在苏南活动。21营营长段焕竞率部与丹阳抗日自卫团令管文蔚会师后,积极寻找机会打击日寇。
       不久,段焕党和管文蔚从地下党送来的情况中得知,位于沪宁线上丹阳、镇江之间的新丰火车站驻扎日军15师团的一个小队,只有180余人。他们准备于72随师团开往武汉,这几天正在杀鸡宰猪,大吃大喝。因为要开拔,日本鬼子的警惕性下降,天天喝得酩酊大醉,有时甚至连哨兵都不派,正是偷袭的好机会。他们上报夜袭计划后,很快得到批准。
       7122,管文蔚率自卫团首先对日军控制的铁路、公路和电话线进行破坏,同时对丹阳的4个城门佯攻,段焕竞则指挥主力直奔新丰车站。23时许,部队悄悄抵达车站。突击队员乘夜暗迅速进入车站,不一会,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出10多支步枪。突然,丁零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铃声。原来,狡猾的敌人为防止新四军袭击,特意在门口和过道上装了警铃,一名战士行动中不小心碰到了,把鬼子从睡梦中惊醒。他们顿时乱作一团,赤身裸体还击。经数分钟白刃格斗,突击队消灭日军10余人。
       随即,新四军主力从外围发起猛攻。余下的日军死守在碉堡式大楼里顽抗。我军久攻不下。驻守镇江的敌军闻讯后,陆续增援。情况十分危急!就在这时,段焕竞突然发现日军的兵房全是木板墙,敌人又被我逼到楼顶,新四军正好带有汽油,是火攻的好机会。他立即派人找来干柴枯草,堆在大楼旁,浇上煤油点火。顿时,火光冲天,日军陷入火海中,被活活烧死30余人。有少数从火海中逃生的也都成了刀下鬼。

夜袭句容城

    1支队在苏南的抗日行动取得连续胜利,把驻扎该地的国民党第3战区推到了十分尴尬境地。但他们鸭子死了嘴巴硬,讥讽新四军只能打些小据点,扬言几天内攻下丹阳、金坛等重要据点,让新四军见识一下。陈毅得知后笑着说:好啊,那就比试一下。只是牛皮不是吹的!我们也打个大据点句容城,给他们看看。
       
当时,句容城内只驻扎日军、伪军各一个中队,兵力虽不多,但装备甚好,子弹充足。攻打这样的大据点对1支队来说还是头一回。l支队把任务交给2团。2团受领任务后,不敢怠慢,立即着手进行准备。为摸清城内兵力部署,参谋长王必成亲自带人化装入城侦察,模清了敌人的具体位置:城中天主教堂内、县政府内驻宪兵和守备部队80余人,县商会、维持会30余人,飞机场驻扎60余人。
       句容城距离南京、镇江很近,交通方便,增援部队一小时内就能赶到。陈毅左思右想,甚是放心不下。战前,他和2团团长、参谋长反复研究作战方案不说,还亲临2团进行动员:同志们,打句容的意义就不多说。相信你们一定会成功。我有一个要求,你们一定要个个活着回来。我等着给你们开庆功会,而不是追悼会!战士们听后,齐声回答道:请陈司令放心,谢谢陈司令!
       1939
7月间日黄昏,2团隐蔽抵达城郊,各自进人战斗地域。2营和3营分别负责阻击镇江、南京方向援敌,l营乘夜暗迅速抵达城下,把城门守住。几名侦察兵悄悄爬上墙头。站岗的两名哨兵还未反应过来,稀里糊涂就送了命。城下的战士们立即爬上城墙,同时向商会、县政府、天主教堂和机场发起了猛攻。此时,驻守的日伪军正围在灯下赌博,一双双血红的眼睛正盯在麻将牌上,根本没想到新四军会来偷袭。猛烈的爆炸声和缴枪不杀的喊声将他们震蒙了,没有反抗便纷纷举手投降。
       战斗干净利落,新四军半小时就将守敌一网打尽,缴获了一批物资。而事先吹牛要在几天内打下丹阳、金坛等大据点的国民党52师还是纹丝未动,牛皮不攻自破。

夜袭浒墅关

    19394月,第1支队为执行中央向东发展的方针,特派遣第6团向无锡、江阴、苏州等地挺进。6团进至武进县梅村时,与无锡、江阴等地党组织领导的梅光迪、何克希游击队会合,成立了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该组织成立后继续东移。
       531,“江抗的副总指挥叶飞、吴率部行军至无锡黄土塘时,与日军遭遇,经过激战,毙敌近百人。首战告捷,江抗名声大振。日伪军得知江抗就是新四军后,气焰也大为收敛。
       转眼到了622。叶飞心想:马上就是七一了,何不借机打个大胜仗向党的生日献礼呢!吴琨得知后,决定夜袭浒墅关。行动前,他特意派周达明、李贯玉化装侦察。他们进入敌人据点后,直到把情况搞得一清二楚才返回。
       624傍晚,“江抗在周达明、李贯玉两位侦察员的带领下,向浒墅关开进,12点到达车站。随着吴浪一声令下,突击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车站,利索地解决了哨兵,悄悄摸向敌人营房,日军做梦也没想到江抗会来袭击,一个个呼呼大睡,因为此前确实从来没有部队敢打他们。突击队员接近敌营房后,迅速向窗口投进手榴弹。守敌乱成一团,一部从屋内冲出企图突围,却遭到步、机枪的猛烈扫射,被迫退回屋内。营房内火光冲天,大火一直烧到弹药库,巨大的爆炸声震撼着浒墅关。
       与此同时,部分新四军炸毁铁路桥,使一列急驰而来的敌货车脱轨翻车,掉到河里去了。江抗一小时内烧毁车站,炸断铁路,歼敌100余人,使京(南京)沪铁路交通中断3天。

夜袭虹桥机场

   1939年夏,新四军“江抗”二支队奉命向上海近郊挺进。支队长廖政国率部在青浦观音堂地区给日寇重大杀伤后,开始向上海近郊追击。
       他率部连续追出30余公里,打下了几个市镇,眼前又隐现一片房屋。带路的上海地下党同志说:到虹桥机场了。有个侦察员提议:进去看看怎样?其他人也附和着说:对,开开洋荤吧,停在地上的飞机从来没有看见过。
      
哼,鬼子能让你看?不知谁突然插上一句。
       这下所有的人都激动起来,拍着手榴弹说:这是什么!
       
上海地下党的同志也说:支队长,去吧!
       
廖政国考虑后同意了。他们趁夜暗顺利地进入虹桥机场。此时,伪警察、伪办事员个个睡得像死猪一样,被战士们揪着耳朵从被窝里拖出来,集中关在一间屋子里,还缴获了十几枝步枪。然而,他们没有发现日本鬼子,这引起了廖政国的怀疑。飞机场里不可能没有日军,于是他令部队分路搜索。
       在搜索中,侦察员意外地发现有4架飞机停在机场一角,连忙向支队长报告:飞机!”廖政国也兴奋起来: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等他赶到时,战士们已经围着飞机热闹起来。这个说:这不是真飞机。那个说:胡扯!这个说:真飞机为什么这样小?那个说:咳!日本鬼子人小飞机也小。
       
就在这时,机场周围碉堡里的日军听见有人说话,开始射击,枪声越来越密。廖政国考虑此地离上海太近,敌人的增援部队很快会到。他果断下令:烧飞机!战士们冒着弹雨冲向机群。几个侦察员把汽油桶倒在飞机旁,然后点上一枝枝火把投过去。飞机着火了,顿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日军弄不清我军虚实,不敢贸然出击,只是躲在暗堡里乱打枪。新四军安全地撤出了机场。等敌人援兵赶到,连新四军半个人影也没有找到。当夜机场周围枪炮声彻夜不停,敌人的兵车来往不绝。上海日军紧急地动员起来,如临大敌一般。
       第二天,上海租界的报纸纷纷报道新四军夜袭虹桥机场的新闻。这一消息轰动了上海,茶楼酒家、大街小巷、公园里、电车上,到处都传颂新四军夜间奇袭的故事。新四军在上海人民心中的威望更高了。更重要的是,此次战斗极大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抗战必胜的信心。许多优秀工人和青年学生纷纷拥进新四军,为江南游击战的广泛开展奠定了基础。

摘自20057月上半月版《环球军事》

 

发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