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选取学校:

提示:
学校和校友公示信息本站代为上传。网上报名非隐匿信息即时公开显示。图文可在留言区自行发表。取消/修改报名和留言信息由网管代办。现有/曾有学校(含分校)用一个校名。共享网址分别集中链接。校方信息均免费上传。垃圾信息将被清除。
联系网管请致——
QQ:514064997
八一校友QQ群号:
173952160
可容500人)
94354871
(可容200人)


网站建设+软件开发+服务器租赁
关联网页切片 快速切片 快速建站
定制电子签到 电子签约
多点触摸   触摸管理软件
输入关键词: 报名  发表
学校: 成都七中八一学校
姓名: 扶庆浪
标题: 我的母亲朱伟凤
内容:

【2022校友投稿


我的母亲朱伟凤

扶庆浪



母亲朱伟凤

 

    世上只有妈妈好,我把这一句歌词献给我亲爱的妈妈!妈妈,是您给了我们生命,是您在爸爸去世后,仅凭一己之力,含辛茹苦把8个孩子抚育长大。我发自肺腑地说:“妈妈,你真伟大!


 
扶家8姐弟

    

    我的妈妈朱伟凤,出生在浙江长兴一个家境殷实的家庭。1940年,还不满15岁的她,为了反抗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背着家庭,跟着进步青年参加了革命,当上了新四军战士,

被安排在军部做卫生员。通过自学和实践,她的医术日趋上进,随后又当上了医生。


 

母亲年轻时的照片


    1942年,母亲被调入新四军第四师医疗大队当医生。当时我爸爸扶廷修是四师司令部副官处处长。他们相互认识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开始对妈妈产生了好感,但又羞于表态。爸爸的首长和战友们都鼓励爸爸应该主动地去追求心仪的姑娘,爸爸就把首长、战友们的话记在了心上。

    有一次爸爸路过医疗大队的小河旁,正巧遇到妈妈和她的战友们在河边洗衣、戏水。爸爸虽然自己不识水性,但为了接近妈妈,他一个猛子扎下河去,连喝了几口水,被呛得很狼狈。妈妈是很会游泳的,赶紧游到爸爸身边,把他搀上河岸,还嗔怪道:"你不会游泳跳下来干嘛?"自此之后,他俩接触就多了起来,慢慢地两人擦出了爱情的火花,结成了革命伴侣,有了我们这个家庭。



父亲扶廷修、母亲朱伟凤的合影照


    在战争年代,作为母亲的女军人是相当不容易的。我姐姐和我分别降生于1946年和1948年,正逢解放战争,战火纷飞,硝烟弥漫。妈妈既要坚持工作,又要照顾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其艰难困苦,可想而知。尤其是在战争环境里,年幼的孩子免不了也要经受战斗的洗礼。


 

1948年母亲带着我和姐姐


    妈妈对我们讲述过,1947年,在姐姐只有一岁多时,妈妈所在的医疗大队在一个村庄被敌人包围了。为了不让敌人发现有伤病员,妈妈忙着把伤病员掩藏好,抱着姐姐躲在一个草挆里。敌人用刺刀往里刺,妈妈怕姐姐会发出声音,用手一直捂着姐姐的嘴。还好,敌人的刺刀沒刺着妈妈和姐姐。姐姐那时也很听话,连哭声都没有。直到敌人撤退了,妈妈才把手放开。此时,妈妈看见姐姐的小脸上被秸秆划的全是血痕,虽然心疼,但还是庆幸没有被敌人发现。
    我是1948年5月20日出生在河南沈丘,那时战火燃遍了中原大地,战斗相当频繁。我刚出生几天,一场战斗又开打了,部队又忙着转移伤员,妈妈忙着把药品、伤员往牛车上抬。等伤员和药品装上牛车,妈妈才把一边裹着衣服的我,放到大车的一角。
    突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因枪炮声惊吓了拉车的牛,牛疯狂乱跑,牛车翻下了河堤,整个车上的人和药品全部掉入河中。妈妈那时想的全是伤员和稀缺的药品,竟然顾不上去照看襁褓中的婴儿。她把伤员从河里救上岸,安置妥当,药品放好之后,才想起寻找自己的孩子,可是,孩子的踪影全无。

    到部队集合时,妈妈才发现一个战土背着她才生下几天的我。她激动地流下了热泪。以后,我就是这位叔叔每天背在背上,部队到哪儿,叔叔就背我到哪儿。只要有米汤,总是先喂我,也许我是从小就喝米汤长大的,长大以后也很喜欢喝米汤。



1950年父母与我和姐姐合影


    1950年1月,18军接到进军西藏的命令,爸爸做为军区后勤部副部长,负责进藏部队的后勤保障工作。妈妈于1950年11月12日生下三妹后,于1951年5月又奔赴保卫西藏,建设西藏的征程。母亲在西藏军区门诊部,当内科医生,一直工作到1962年才调回到成都。



母亲朱伟凤穿军装照


    1996年2月,经成都军区党委批准,母亲被明确为正团职离休干部。并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功勋荣誉章。



离休并授予功勋荣誉章命令 


    从抗日战争至解放战争再到进军西藏,建设西藏,妈妈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
    听陈兰阿姨(妈妈的新四军战友)说过,“朱伟凤是个很能吃苦的人,很好的人”。
    1970年,我们去北京,妈妈叫我们去看看陈兰阿姨。陈兰阿姨是邓子恢副总理的爱人,妈妈和陈阿姨在4师是很要好的战友。1970年,我们在潘彩琴(也是妈妈在4师的战友,原八一电影制片厂党委书记)的安排下,有幸见到陈兰阿姨和邓子恢副总理。那天潘阿姨要开会,她为我们打了电话后交代:你们要准时准点到。那天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准时到了陈兰阿姨的家。她们家是个很大又很整洁的四合院,我们见着邓子恢副总理在躺椅上午休,那时邓副总理身体不是很好。我们退出邓副总理的房间后和陈兰阿姨拉家常,已过12点,她问我们:“吃过午饭了吗?”我们没吃。陈兰阿姨马上安排了午餐4菜1汤,陈兰阿姨说要吃好,但一定不要浪费。吃完饭又进陈阿姨的房间,我看见桌子有一个编制很精细的框框,里面放着各种颜色的线头,还有几双已补得很好的袜子,陈阿姨说这些袜子烂了一点点,缝补一下一样可以穿很久。老革命这种艰苦朴素的传统,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母亲在世时,经常教导我们:要学习、继承父亲的革命精神,独立自强,为祖国和人民做出自己的贡献。

    当我们姐妹长大时,也相继报名当兵。以继承父母的革命精神,为祖国和人民奉献力量。



我们6姊妹当兵的照片

01:扶晓丽  02:扶庆浪  03:扶庆箐

04:扶高原  05:扶亚蓉  06:扶庆渝


    妈妈虽然在2006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是妈妈的优秀品质、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浏览: 310
日期: 2022-01-22


输入关键词:
回复留言记录(0):
序号 姓名 回复内容 回复日期
暂无回复!
共有0   上一页   下一页   0   当前第 页  

回复留言
姓名:  [必填]
回复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