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选取学校:

提示:
学校和校友公示信息本站代为上传。网上报名非隐匿信息即时公开显示。图文可在留言区自行发表。取消/修改报名和留言信息由网管代办。现有/曾有学校(含分校)用一个校名。共享网址分别集中链接。校方信息均免费上传。垃圾信息将被清除。
联系网管请致——
QQ:514064997
八一校友QQ群号:
173952160
可容500人)
94354871
(可容200人)


网站建设+软件开发+服务器租赁
关联网页切片 快速切片 快速建站
定制电子签到 电子签约
多点触摸   触摸管理软件
输入关键词: 报名  发表
学校: 成都七中八一学校
姓名: 陈军
标题: 我们心中的父亲陈国礼
内容:

【2022校友投稿


我们心中的父亲陈国礼

陈国礼的子女们



父亲陈国礼1978年在军队干休所家中留影

(父亲两大特征呈现在照片上:左侧黑脸、左手弹痕)


    我们的父亲陈国礼,四川巴中梁永贫苦农家子弟,生于1917年清明,1998年12月22日在成都军区总医院病故,享年81岁。

    1933年1—2月间,红4方面军解放了通(江)南(江)巴(中),在川北创建了红色根据地——川陕苏区,“救星”(陈国礼档案自述材料用词)来到家乡,让生存濒于绝境的陈国礼看到了翻身的希望,他毅然决然于1933年3月参加了红军,从此走上革命道路。

    革命,赋予了他全新的人生。所在部队(红4方面军4军10师28团)中有很多从鄂豫皖根据地转战而来的老兵,在连队,他的直接领导是秦基伟。频繁的战斗和战斗间隙进行的军事训练、政治、文化教育,使他很快成长为意志坚定、骁勇善战的革命战士,参军当年(1933年)8月入团,1934年1月在宣汉蒲家场宣誓入党。他的身高不足1米68,体格壮实,身手敏捷,眼疾手快,单兵动作、战斗技能娴熟,枪法极准,动刀动枪可以左右开弓,什么苦都能吃,打仗英勇机智,绝对忠实地执行上级命令。

    在革命战争年代,他参加过人类历史上最为艰险、最为传奇的长征,参加过中共领导的8年抗战和3年横扫大陆蒋家王朝的解放战争,全国解放后,1955年5月又奔赴雪域高原——西藏,参与西藏平叛,领导戍守林芝地区边防,“文革”期间参与拉萨市地方工作(拉萨市委常委)。

    我们的父亲,战争年代经历过无数大小战斗,真可谓“九死一生”,身上留有9处枪伤疤痕,有的弹片,直到他生命终结时还留存在身上。他多次说过,自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是革命战争中的幸存者”。

    我们从小与远在西藏的父亲聚少离多,过去对父亲的了解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后来,我们不时听到过他的熟人对战场上的陈国礼的评语,他的老上级陈明义(原西藏军区司令员)、老战友孙家贵(坚守上甘岭的原15军45师133团团长)、老部下汪少华(原林芝军分区连队指导员)……都说他战场上敢打敢拼、不怕死,打仗十分勇猛,总是身先士卒冲在前。

    直到晚年离休,他也没有对我们详细讲述过自己当年的非凡经历,更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自传文字材料。现在追忆我们曾经听到过的只言片语,加上赴巴中、旺苍、江油、天全、芦山和甘孜、阿坝境内多处红军长征遗址纪念地和纪念馆、山西武乡八路军太行纪念馆、湖北武汉黄陂空降兵15军45师军史馆、西藏林芝军分区军史馆,云南玉溪军分区军史馆等处踏看、参观,翻阅有关文献、资料和军史记载,才越发觉得我们的父亲,能从战争中闯出来,真是不易,父亲是我辈崇敬的英雄。

    这里,简述一下他的主要履历:

    在川陕苏区红军反四川军阀“3路围攻”、“6路围攻”和有关战役以及撤离川陕苏区的战斗中,乃至长征至阿坝藏区,他曾3次多处负伤,尤其是松潘战役,他“从头到脚”负伤,曾在红4方面军总医院抢救过,也在藏区寺庙里疗过伤,归队后在川西北藏区爬雪山、过草地,历尽千难万险,一路向北,西渡黄河(遇堵截撤退),途中不时同来袭的四川军阀、游匪、国民党中央军胡宗南部队、西北悍匪马家军交战,打过多次恶仗。作为部队倚重的火力“娇子”——机枪手(长征中升任28团机枪排长),杀敌战绩自不待说了。淮海战役时任15军45师134团政委(该团后来是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的主力团),随九纵队经略10省,从山西、河南、安徽、湖北、江西、福建、广东、广西、贵州一路打到云南,参与广西、贵州、云南剿匪,并在昆明滇池边上作为15军派出的首席军代表,带兵1个排,接收并改编了国民党云南军阀卢汉起义部队1个师(番号:暂编13军38师)。1955年5月至1963年9月,他先后赴任西藏军区太昭办事处主任、西藏军区后勤部昌都办事处主任、昌都警备区副司令员、昌都军分区副司令员、林芝军分区副司令员,1964年4月升任拉萨军分区(亦即林芝军分区)司令员。1971年1月10日,军委任命陈国礼为西藏军区副司令员(“(71)政干令字11号”)。在西藏,他一干就是10多年,是个名副其实的“老西藏”。因突发心脏病(心肌梗塞),经抢救送往成都陆军总医院,随后到上海长征医院、北京301医院就医。1979年2月调任四川省军区顾问。1983年8月卸职离休。

    我们的父亲生前曾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和10枚不同时期的功勋纪念章。



父亲陈国礼1980年在成都南郊公园留影


    父亲陈国礼最崇敬的人是我党我军的缔造者、赋予我党我军生命力、重塑了中华民族精神、奠定了我国发展基础和国际地位的开国领袖毛主席,父亲一生坚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守共产党人的信念。在藏工作全身心奉献,视军营为家,爱兵如子,团结同事,待人处事公正不阿,从不争名夺利,有错即改,从不诿过,一切听从组织安排。回蓉探亲休假,多次应邀到原四川省建总公司子弟校和成都市第15中学给师生们讲革命传统。离休后最爱在地里干活儿,常常是汗流浃背,不辞辛劳。乐于助人,谁家有事找他,他都尽可能相助,虽勉为其难却不推拒;善于调停他人家庭矛盾;他种的瓜果蔬菜,总要送给左邻右舍,让邻居们分享他的劳动成果;天上飘雨,他跑去帮农民抢收晒坝上的谷子;曾多次闻讯救人。家里来客,见到老相识,甚或是儿女们的姻亲、好友,他往往谈兴甚浓,言语、笑声高亢,还留客吃饭,以酒相待。对子女的管教极为严苛(许多老革命对子女的关爱都是如此),严厉训话是常有的事,特别关注子女思想品德的养成和政治上进的表现,对子女的爱,从不挂在嘴上(4个子女在部队,他都要分别写信,过问情况,有的放矢提要求和希望)。对从老家来成都上大学的侄儿(养子),尤为关怀和关照,一见面,总会长谈加叮嘱,赋予其重任。

    晚年,受心脏病困扰,他多次住院,久治不愈,坚韧、顽强地与病魔作斗争,但最终没能扛过绝症——老年痴呆病。

    父亲陈国礼、母亲苗林英同一年分别去世,他们离开我们迄今20多年了。这么多年来,每当清明前,我们都要齐聚在成都真武山憩园,祭奠我们的双亲。

    在我们心中,父亲陈国礼是一个信仰坚定的共产党员、革命军人,家里的严父,陈家后人的楷模,家族红色基因的源头。



全家福照片1978年前后摄于成都

左起:前排母亲苗林英  父亲陈国礼

中排陈红瑜  陈蓉  陈红云  后排陈军  陈建


    我们感恩英雄前辈,自觉自愿传承、弘扬红军精神和“老西藏”精神,尽其所能多干点实事。


2022年3月28日

                                                               

浏览: 309
日期: 2022-04-22


输入关键词:
回复留言记录(0):
序号 姓名 回复内容 回复日期
暂无回复!
共有0   上一页   下一页   0   当前第 页  

回复留言
姓名:  [必填]
回复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