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选取学校:

提示:
学校和校友公示信息本站代为上传。网上报名非隐匿信息即时公开显示。图文可在留言区自行发表。取消/修改报名和留言信息由网管代办。现有/曾有学校(含分校)用一个校名。共享网址分别集中链接。校方信息均免费上传。垃圾信息将被清除。
联系网管请致——
QQ:514064997
八一校友QQ群号:
173952160
可容500人)
94354871
(可容200人)


网站建设+软件开发+服务器租赁
关联网页切片 快速切片 快速建站
定制电子签到 电子签约
多点触摸   触摸管理软件
输入关键词: 报名  发表
学校: 成都七中八一学校
姓名: 吴诚
标题: 难忘戍边烈士的那些亲人
内容:

【2022校友投稿 


难忘戍边烈士的那些亲人 

吴诚



    我的同学钟建新将满腔热泪化作一湖秋水,浇成一篇让人涕零的祭文,献给我们那些为祖国为人民事业献出生命的父辈,使我们得以重新认识和记住他们。并以深情的悲悯,称颂了他们的遗孤,令我们可以由此表达对烈士遗属们的一丝同情。文章深深打动了我,含泪读毕,难掩感伤,相信,也会感染无数富有同情心的善良读者。
    在守卫边疆巩固国防的斗争中,众多先烈倒在了雪域边关。烈士慨然奉献了他们的一切,留给亲人的,是一个残破的家,一份无尽的思念,让这个家失却了一副遮风挡雨的铁肩。烈士离去了,留在他们身后的子女们,不少人从此改变了命运。

    边防军人与家人,长期天各一方;烈士家人与烈士,则是永久的阴阳两隔。烈士亲人心中的凄苦,未来命运的惨淡,许多都远比常人想象的更甚。


难掩的心酸


    钟建新文中提到的彭瑞新兄妹,父亲在对敌作战时光荣牺牲。其时,长子彭瑞新二妹彭瑞灵初入校门,少女长得花一样美,貌如其名,水灵灵的,小弟尚在保育院入托。母亲没有文化,被安排在远离成都的一个县上作了负责照护留守儿童生活的保育员。孩子们与母亲长期分离,难得一见,即便偶尔相聚,由于目不识丁,母亲也无法给几个孩子提供学习方面的辅导。父亲走了,走得很匆忙,没来得及将儿女抚养成人,没来得及交代身后事,便带着无限遗憾走进了天外的他乡。缺少了严父的谆谆教诲指点,失去了人生最重要的领路人的引领,三兄妹后来的人生之路,均不尽如意。彭瑞新初中未毕业即参军,因长相高大挺拔英武俊朗,爱好篮球,倾倒无数美女,曾被驻地一班情窦初开的青春少女狂热追捧。退伍后分到成都东郊一家国有企业;再后来的结局,一言难述。50多岁失据,家庭微薄的收入不够开销,生活很是拮据。老大不小的了,又无专长,能做什么呢?为了生存,两口每日凌晨不到4点就起床熬稀饭,磨豆浆,蒸馒头……为的是赶早市。唉!说起来,有点读白居易《卖炭翁》的感受。社区照顾他,安排他做了一名街道保洁员。温暖来了,意外也不期而遇。一次,他在一个小区外打扫卫生时,与有些蛮横的小区保安发生争执,保安聚众对他围攻。一米八四身高的他,魁梧壮实,本也有些力气,但架不住年纪大且孤单,被一伙人打伤。无助的妹妹哭红双眼,哭地无门,绝望中找到西藏军区驻川办事处诉苦,接待她的科长听后很重视,带人前往现场调查走访,查实情况勃然大怒:“你们这么对待一个烈士后代,这还了得!必须处理,进行治疗!如不赔偿,别想脱干系!”这位肩扛两杠几颗星的部队军官发了火,话语斩钉截铁不容推诿,保安怯了,现场的小区头目也心虚了,不敢违抗,最后给彭瑞新进行了治疗和赔付,事情才算完结。



烈士后代彭瑞新


    烈士家人遭遇冷落的事,很多;毕生保持父辈高风亮节、行如松柏高洁的,也比比皆是。烈士们是一批可敬可爱的人!烈士们的家人,同样可敬可爱值得尊敬!

    钟建新文中的马忠先烈士家人,我都有过接触,全是我所敬重的人。他们一大家人的经历,虽不像雨果的《悲惨世界》,可说来也令人足够心酸。遗腹子马边,半岁即被母亲送进保育院,因先天不足后天缺钙,羸弱多病,患了佝偻病,3岁尚不能直立行走。母亲第一次探望小儿子时,居然查不到儿子名字,急得心跳加速花容失色,最后找来各班老师逐一询问,才查明是先前缝在衣服上的“马边疆”三字中的疆字被洗得无法辨认,几经变化,保育员便只知“马边”了,自此马边顶替马边疆成为终身用名。妈妈和5个孩子分处多地,最小的儿子长到6岁,一家人才首次艰难聚齐,之前,4个哥哥姐姐甚至都不知道最小的弟弟。哥哥建设与马边在天回镇总医院同住一间病房,不知是同胞兄弟,不懂事的他看着弟弟只能在地上可怜爬行的样子,还当笑料逗他取乐。大哥万里刚升入初中那年,假期学校食堂停火,吃饭都成了问题,懵懵懂懂的男孩儿,生活哪能自理?校方也头疼,只好联系西藏军区川办,将一群13—14岁无人管理的军队孩子接到距离成都几十公里外的新津为农场放养鸭子,小小年纪便令人不无痛惜地步入人生旅途。大哥见到来看望自己的妹妹,无力用好饭食款待,无奈之下忍痛以2角8分钱当掉自己唯一没有补丁的长裤,只为每人吃一碗8分钱的小面。学校放假,兄妹5人无处可去,只好聚集到哥哥在成都九中的集体宿舍,自购厨具碗筷,过起一个独特无比“家庭”的生活。新春佳节,举国欢庆,他们则只能蜗居在学校集体宿舍自娱自乐,看万家灯火,数点点繁星,猜北斗牛郎,享亲情之欢。



缺少了主角的马忠先烈士“全家福”


    马家兄妹的母亲,是位了不起的女性!非常受人尊重,绝对足够享用贤妻良母之称。1970年,我的老连队在山南“支左”“支农”,我先前所在排就驻扎张玉梅阿姨工作的人民医院。定然因为早年的军旅经历,她对子弟兵怀有特殊感情,从食宿到看病等多方面,都给了我们许多关照。我的不少战友对她很崇拜,把她当成完全信赖的长者,用现时流行说法,都是她的“粉”,甚至还有人将心中的隐秘都向她倾诉,让她给当参谋。为了藏族同胞的健康,她在条件艰苦的雪域高原奉献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奋战了大半生,直到晚年才返内地。

无助的落寞


    还有一位姓曹的校友,父亲也是一位老革命,在战争年代屡建军功,上世纪50年代任职西藏军区检察院检察长。西藏地形复杂山高路险,行车时危机四伏,稍有不慎便可能直坠沟底,魂飞蓝天。曹检察长就是在一次外出途中发生车祸不幸身亡的。遇难后,定为烈士。然而,这令人肃然起敬的称号,并没有让他的遗属享受到有理由获得的特别照顾。烈士的离去,带走了他半生的荣光,在半个多世纪里,他的后代一直居住在成都狮马路10号的杂院里。同事、同学、好友,一批批搬进了新居,烈士的儿子,没能获得那份移住摩天大楼的荣耀和喜悦。他也想搬进宽敞亮堂的新楼,但对他而言,那是一份奢侈。他想找某个单位某个部门某位领导,却不知道该找谁。他在心中安慰自己:父亲原先归属的单位,让自己住在这里,几十年间没将自己扫地出门,已经是很仁慈了。他感到开不了口向他们再提要求再添麻烦。就这么一年年地等,望眼欲穿,始终缄口不言,没诉出自己的苦衷,默默地承受了一名“钉子户”的命运。送别了一批批老邻居,失落了昔日满院的喧闹,最终守到小院成为城中的“荒村”,独守着偌大一个少人问津的杂院,守着凋零,守着孤寂。
    “古稀”逼来,人老体衰的儿子,不敢回忆,回首皆是黯然神伤。

    在我少年时代的同窗中,有位姓刘的同学,祖籍山西。父亲受革命浪潮影响,思想进步,不忍目睹祖国山河破碎风飘絮的惨状,1933年就积极宣传抗日思想,也由此被阎锡山抓进监狱,关押长达4年之久。西安事变后,国共达成第二次合作,就在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当月,我党从狱中解救出其父,并吸收入党。怀着满腔抗日热情,他很快参加八路军,编入林彪指挥的115师,跟随部队奋起开展抗日斗争。由于文武双全足智多谋,能力在战争中得到充分展示和发挥,职务也扶摇直上,至解放战争时已晋升为人民解放军中级指挥员。上世纪60年代,面对印军咄咄逼人的不断挑衅,父亲被调入西藏。毫无疑问,这是军队高层对他能力的充分认可和赏识,是想让这块好钢在对印作战中发挥“快刀”的作用。他入藏不久,即升任军区副参谋长。好一个“春风得意马蹄疾”!当此风华正茂,前途繁花似锦,正该挥斥方遒之际,动荡开始。



烈士刘权全家福


    因为简单却又复杂的原因,他莫名其妙地被人诬为“叛徒”。这顶“高帽”,连他自己都不知怎么会“荣膺”。在那个特殊时期,被羁押看管自然是顺理成章的处理方式。简直就是戏弄和人格侮辱!这位性格刚烈如王近山的战将,以他宁折不弯的脾性,哪能受此污浊之气!面对莫须有的“罪名”,他情绪抵触,断然否定对他的诬控,强烈要求彻底查明真相。
    结果……结果就化为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结果,千古谜案一桩。
    后来,有传言说是他的一个老战友,在被批斗时忍受不了折磨,以为他在部队,是顶保护伞,想拉上他,借部队调查机会顺带帮助自己解脱。悲剧就此发生,这位不乏传奇色彩的战将含冤逝去。
    对一个家庭来说,这无疑是山崩地裂,“柱倾东南”。在巨大的压抑下,家人需要一个真实,渴望在对共和国的绝对忠诚中昂起头生活。接下来若干年,烈士的遗孀,一次次入京上访申诉,几度往返内地和高原提供情况,催问查证进展,苦等结论,有时连续几个月长住拉萨招待所。
    青天自有云开日。冤案后来得到总政领导重视,军内有关部门经数年反复查核,还了他清白,定为“烈士”。
    亲人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走失了岁月,熬白了青丝。烈士的“遗产”——那位曾经就读于开封女师的知性女士,我无比敬重的贾阿姨,数年间苍老了许多,虚弱了许多。烈士的儿子,那位我儿时的同学,因为父亲的问题,在等待了三四年后,才实现自幼的梦想穿上军装,到山南军分区当了一名工兵连的普通士兵,后转去汽车连开车(这不排除是军分区那些他父亲当年的部下,同情其家庭不幸给的一小点关照,算些许补偿吧)。其间,我们在拉萨见过几面,许是遇了波折,数年的苦熬在他的目光里留下一丝隐隐约约的忧伤,但精神上依然保留着昂扬和坚毅。那夜,在军区第一招待所的客房内,品着他妈妈为他带来的北京特产“茯苓饼”,听他讲述了许多。第二天晨起,发现前晚食过的饼,竟然已长了白白胖胖的蛆虫,我俩不约而同放声大笑。饼是他妈妈特意从北京购买的,牵挂着远在边关的儿子,放了很久。父亲去了,父爱不再,未来,只剩下这份母爱。这是另版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我为此深深感动,那一幕,终身不会忘!
    少年时的他,是个乖娃娃,俊秀文雅,活泼开朗,小学毕业以优异成绩考入省市重点成都九中,在同学中也算得上“拔萃”者。如果不是那奇兀的家庭变故,人生想必会一片灿烂。然而,多年后在郑州文化路他的家中再见面时,感觉已失了许多早年那份光芒四射的灵气。退役后,他潜入繁华闹市,一直默默埋头工作,平静地过着与世无争、平淡无奇的生活,心如止水,安之若泰。
    母校60周岁华诞,我约他回成都相聚,他将母亲送到情同姐妹、阔别多年的老邻居西安的家中安顿后,如期而至。然而,全体合影时,他却悄然消失没有参加。半个世纪后的这次重聚,同学们再不见鲁迅心中那个“少年闰土”形象。我当时百思不解,十分遗憾。事后许久,我才慢慢猜出,他心底的痛楚,并没完全散去,当人们都处于喜庆的时刻,触及深藏在他心内的痛处,悲伤便油然溢出。家都残了,他最怕见这合影的场景,故此以这种躲避方式,暴露了几十年不愿示人的心灵孤独与满腹心酸。对物质生活,他确实已无欲无求,安然漠视,而失去亲人留在心中的伤痕,却终究未能弥合。问及往事,他不愿重提,只余下“欲说还休”。
    历史对这家人,是有些亏欠的,夺走了他们原本该有的更好人生前景。想来,烈士的亲人内心该是何等痛苦。但,烈士的家人们,无论心中有多苦、多痛、多哀,他们都没有抱怨,也没有愤懑,更没有诅咒。他们始终保持着对中国共产党,对人民军队,对人民大众深深的挚爱和忠诚。

    这正是烈士遗属们的可敬之处,精神、情操、胸怀,皆宽广博大!


迟到的祭奠


    冰山孕育的两朵雪莲,姐姐陈颖,妹妹陈燕,花容月貌,美得赛鲜花。拥有这么一双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当是父母的骄傲和慰藉。遗憾的是,没有守到小棉袄嘘寒问暖安享天伦之乐,他们的父亲陈大荣,风华正茂的年纪就长眠在遥远的天边,那座距离太阳最近的城市,拉萨西郊静穆的烈士陵园一角。父亲生前为11师31团组织股长,能书善画,才华横溢,一手漂亮的字常令身边战友啧啧称赞。她们的母亲姓田,身为京都淑女,自小生长在北京,美丽而温婉,能歌善舞,多才多艺,优美的身姿似玉树临风,花揺月动。为了追随一位高原军人的理想与信念,她舍弃优裕打消返京机会,落籍成都当了一名园丁。也因为这一机缘,成为我的恩师。记忆中,那一口地道的京腔,好听得让我们感觉如莺啼。父亲在平叛作战后返程途中不幸牺牲时,颖姐姐年仅6岁,小燕子才3岁,亲人永诀,如晴天霹雳,噩耗传来,母亲几度昏厥。从此,父亲就化作了两姐妹心中的阿波罗,永久地飞行在她们遐想的天空中。禁不住的思念,生根在心间;相见,则只得交给了梦。暑往春来,年复一年,思念无尽头。

    父母都是很有事业心的人,抱有为人民事业奋斗的坚定信念,对雪域高原怀有深厚感情。争气的两姐妹,不敢忘记父母对边疆的那份眷恋,长成后双双与边疆结缘。姐姐小颖到了西藏政府下属单位,工作得很出色,直干到退休。妹妹燕子则参军到了驻防西藏的陆军11师,后随这支红军部队移防新疆。遗传了母亲的美貌,继承了母亲的禀赋,小燕子以婉转动人的歌喉,掀动云霞的舞姿,成为师文艺演出队骨干,扮演过不少重要角色,为数万指战员留下深刻印象。退役后,又一次进入与西藏相关的一家单位。这,怕就是源自与西藏割不断的生死缘分吧!



前排右2 陈燕


    2011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燕子不顾先天性心脏病暗伏的风险,和一群对西藏高原有着极深情结的“藏二代”,走进魂萦梦绕的西藏,走进了她梦中的故乡。此一去,她要了结一个心愿圆一个梦,与父亲相见,一叙女儿四十多年间的苦思。
    在十多位母校大哥大姐的陪同下,一行人走进拉萨烈士陵园。在一行行排列的数百座烈士墓前逐一细找,终于,燕子父亲的名字出现在众人眼前。近半个世纪的等待,终于,父女“见面”了,以一种特有的方式,女儿“见”到了天国的父亲。这是四十多年等来的结果,这是半生盼望的祭奠,虽然迟到,但最终来了。一刻千金!那一刻,女儿哭了,泪流满面;同行的伙伴,也满眼泪水……
    众人一齐动手,除去坟茔四围的杂草,将途中路边采来的鲜花,一朵朵、一朵朵摆放在墓前:为了不熄的哀思,为了祭奠,为了敬仰,为了永久的颂赞……

浏览: 452
日期: 2023-01-05


输入关键词:
回复留言记录(0):
序号 姓名 回复内容 回复日期
暂无回复!
共有0   上一页   下一页   0   当前第 页  

回复留言
姓名:  [必填]
回复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