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 1
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用我们的心智,创造社会价值!
传递有用的信息,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将挥之不去的思念永远寄存在网上!
让革命军人的荣誉代代相传!
深切感念为创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
难以忘怀的经历!

选取学校:

提示:
学校和校友公示信息本站代为上传。网上报名非隐匿信息即时公开显示。图文可在留言区自行发表。取消/修改报名和留言信息由网管代办。现有/曾有学校(含分校)用一个校名。共享网址分别集中链接。校方信息均免费上传。垃圾信息将被清除。
联系网管请致——
QQ:514064997
八一校友QQ群号:
173952160
可容500人)
94354871
(可容200人)


网站建设+软件开发+服务器租赁
关联网页切片 快速切片 快速建站
定制电子签到 电子签约
多点触摸   触摸管理软件
输入关键词: 报名  发表
学校: 成都七中八一学校
姓名: 王小虎
标题: 学生食堂的记忆
内容:

【2022校友投稿】


学生食堂的记忆

王小虎


    西藏军区八一校校友聚会时,听大哥哥大姐姐们讲述母校学习生活,多是甜蜜的回忆。但在文革特殊年代入校的同学们感受却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充满着甜酸苦辣咸。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围绕学生食堂发生的许多趣闻轶事。


 


    1966年初秋,我从安仁镇第三保育院升入茶店子西藏军区八一小学。到校当天晚饭前,在低年级(1—3年级)大食堂,伍玉明副校长站在食堂舞台上致欢迎词,宣布:现八一小学在校师生已达700余人,是建校以来在校学生最多的时候。学校前景一片光明,我为能上这样的学校读书而深感荣幸。


食  堂


    低年级食堂紧挨着的是高年级食堂(4—6年级),层高比低年级食堂高不少。1966年冬季来临,天气渐冷,看电影就在高年级大食堂。记得观看了《金沙江畔》、《农奴》、《千万不要忘记》等影片。1966年底文革风暴刮到校园,每周享受看电影的待遇没有了。之后,在这里常常召开批判大会,表演忠字舞、文艺表演等,“八一校革命委员会”成立大会也是在这里举行的。


 


    学校食堂配备一个炊事班,我们管炊事员叫大叔,班长姓刘,负责管理炊事班工作,伙房与低年级大食堂连在一块。文革开始老师整天参加政治学习搞运动,学生停课。炊事班的大叔们却不能参加运动,仍然坚守本职工作岗位,保障学校的一日三餐,听说做饭的大叔多是复员军人,保持军人组织纪律性本色。


 


    1967年寒假后,学校停课,因我母亲在成都地方工作,就回家。地方中小学校在1967年秋就陆续上课了,母亲把我送到地方小学读书,由于我与新学校的同学生疏,又想念八一校的小伙伴,常逃学,不安心读书。1968年春,母亲把我送回八一校,我又能与熟悉的小伙伴们一块玩耍了。


 


    回到八一校后,学校发生了许多变化,簇桥八一分校与茶店子八一校合并,学生减少了很多,一些老师调走了,个别6年级同学升不了初中,留校成为7年级。我们学生感受最深的就是由于物资供应短缺,伙食水平大不如以前。一日三顿饭,早上稀饭(不定量),一个馒头(定量),一小撮咸菜,中晚餐全素,每周一顿俏荤(肉票定量),逢年过节全校杀一头自养猪,杀猪是当天头等新闻,全校同学望眼欲穿,宰杀的猪肉一般是卤肉和回锅肉两种做法。


 


    返校不久,迎来了从一、三保育院升学来的弟弟妹妹。部队的数辆大道奇卡车从学校大门轰隆隆驶入校园,一字排列停在2个学生食堂之间,有的大哥哥等车刚停下,就迫不及待爬上车箱寻找自家的妹妹,有的大姐姐在车下呼喊弟弟,弟兄姊妹团聚的场景让我感动。司机将大箱蓬布掀开后,看见车箱里众多小同学们座在包袱上挤成一团,心里有一丝难受。我们年级入学时,个人生活用品是由卡车提前运到学校;而且床上、洗漱等用具已摆放好了,我们是挎着小书包乘坐川办派的大轿车到学校的。有一点高兴的是沾了新生的光,又可以打牙祭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升级了——二年级。


忆苦饭


    一天早饭后不知哪位同学丢弃了一个馒头在泔水缸里,被校领导发现,立即组织全校学生排队观看泔水缸里的馒头。之后召开全校忆苦思甜大会,请附近贫下中农伯伯回忆旧社会诉苦,“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口号不时响起。中晚餐一块吃忆苦饭(菜稀饭,米很少),体验旧社会饿肚子的感受。晚上,我们班的小伙伴们躺在床上,肚子咕咕的叫,实在难忍,大伙想了一个馊主意:悄悄溜进伙房偷吃泡萝卜,吃够了兜着走,刚跑回寝室,撞见了高年级的几位大哥哥到我们低年级寝室寻食,他们闻到了泡菜香,勒令我们交出来,否则告老师,我们用小手爪子从稀脏的衣兜里很不情愿拈出几块泡萝卜送上,这几位大哥哥满意而去。


 


    又一天临近午饭前,在学生伙房里煮饭的大铁锅旁,一位大叔将煮熟的米饭铲到饭筒里,将剩下香喷喷的锅粑,分给排队守候在锅边的同学,一位七年级大哥哥同学后来先到抢吃锅粑,受到大叔的呵斥,大哥哥不满,抄起锅铲击打大叔,大叔额头流血受伤,引发其他大叔强烈不满,立即将这位大哥哥扭送校办,强烈要求校领导严肃处理,这位大哥血气方刚,拒不认错,僵持不下,学校领导一筹莫展,引发伙房大叔集体罢工,暂停开饭。民以食为天,惊动了川办领导,紧急派遣一名干部和二名战士乘北京吉普赶到,将这位大哥哥同学带离学校,这时已过了2个多小时全校同学才吃上午饭。


小喇叭


    两个学生大食堂门前都安装上了有线喇叭,早晨放广播体操音乐,上下午课后放革命歌曲,晚饭后放革命样板戏、动画片讲故事等录音节目,当时书籍文娱生活贫泛单调,晚饭后听小喇叭就成为同学们的家常便饭,座在小喇叭下,聚精会神听完动画片《半夜鸡叫》、《路边新事》等录音后才散去。


 


    1969年底,我父亲所在西藏军区52师换防四川,我跟随父亲转学乐山。依依不舍离开朝夕相处的老师和同学,告别启蒙教育的母校。

    时光带不走八一校友的情真,岁月抹不去对母校的记忆。


浏览: 346
日期: 2023-02-10


输入关键词:
回复留言记录(1):
序号 姓名 回复内容 回复日期
1 李渝 都是我经历过的事情! 2023-02-12
共有1   上一页   下一页   1   当前第 页  

回复留言
姓名:  [必填]
回复内容:  [必填]